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妖复生】(01-02)【作者:Vangard01】
【淫妖复生】(01-02)【作者:Vangard01】
字数:56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零章序章

  明朝末年,北方天灾人祸,兵戈四起,江南也变得动荡不止,各路妖魔鬼怪为祸人间。

  一个普通的小县城,已经沦为了粉红地狱!

  脸色青黑、目光呆滞的卫兵和衙役们封锁了城门,挨家挨户地将男丁拖出去,只留下家中哭声震天。

  县衙的牢房里已经关满脸全县的十二岁以上的男子(古语男子十二即成丁),不时被提走,却再也没回来过。恐惧,笼罩在全城。

  而在县令的家中,却是另一幅淫靡的场景。

  只见卧室内弥漫着一股腥甜的香气,一妖艳妙龄女子,依稀看出是几天前县令新纳的小妾模样,却又更加凸凹有致、风情万种,斜靠在江南特有的拔步床上,一身粉红薄纱包裹着玲珑剔透的娇躯,半遮半掩,却比一丝不挂更显诱惑。床边站着的四个只有十二三岁的赤裸少年已经看呆,本来畏畏缩缩的面孔已经被情欲取代,急促的呼吸声中,一个个未经人事的白嫩阳具已然翘起。

  「嗬嗬,小弟弟们,莫要害羞啊,奴家又不是吃人的妖精,还不快来与我同登极乐?」女子玉手轻掩朱唇,莺声骚浪入耳,惹得这几个童子鸡不由得面红耳赤,胯下却是更硬了,还没曾见过世面的玉茎仿佛要炸开一般。

  「唉,少年郎,想必是难受的紧,却又不知何为人伦大事吧。罢了罢了,还是奴家自己来吧,鲁莽之处,还请见谅。」女子似乎很享受这种逗弄男童的感觉,轻摆柳腰,除去薄纱,摇曳生姿地走下床,将四个紧张的少年牵上床,身前身后各一个,两侧各站着一个。被四位童贞少年同时包围的艳女只觉得情欲勃发,宛如仙境一般。

  活色活香的画面,腥甜淫靡的气息,已经充斥着四个男孩的大脑,让他们无力思考,仿佛全身的精华、烦恼全部集中在下体,只想着发泄个痛快,却是不知如何做,只能任由摆布。

  却见这妖女玉腿横陈,与少年肌肤相贴,被酥胸裸背摩擦滑蹭,体香扑鼻,更觉血液潮涌,心乱如麻,玉茎端头竟纷纷溢出先走汁。女子看准时机,猛送香胯,身前的玉茎仿佛被一股吸力轻松纳入牝户,后面的少年也被妖女玉手一拽,将阳具伸入菊门。两只娇嫩隐根,就这样双双被包入洞中。两只包皮被这不知吸取了多少精血的肉户轻松剥开,随后似乎都有无数小口,层峦叠嶂,让他们忍不住前后抽送,爽的少年们差点泄了出来,却感到茎眼似乎被什么堵上一般。妖女与这两少年相对而坐,胸腹互贴;美目睨视,只感到心旷神怡,不由得浪叫出声:「我的好郎君,亲达达,真真是爱死你们这一身细皮嫩肉了。」

  两侧的少年何曾见此淫靡情景,只觉得意乱情迷,发出轻微的喘息,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妖女刚刚剥了两只童子鸡,只觉得内里充盈满满,见两位少年如此情急,又掩口一笑:「是奴家怠慢了二位郎君,千万莫要因此冷落了奴家啊!」美目流转间,一手握住一只玉茎,两个少年也顺从地跟着站在妖狐的身体两边,他们双手放在屁股上,撑着腰,身体微微前挺,将各自的阳具挺立在妖女的眼前。而妖女看着这两具童贞的玉茎,更是兴奋不已,轻轻拨开,放到唇边亲着,从嘴里吐出细长的舌头挨个不住地舔吸。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电过,两个少年觉得他们裸露的身体已经完全属于眼前这个妖艳女子了。

  却说这县令家中的拔步床,还内置了两面镜子。女子美目一扫,只见的镜中自己前后各一少年抱着自己,汗流浃背,口中喘着粗气,无师自通地开始用年幼稚嫩的身体努力前送后抽,而自己白臀左顾右接,前吞后含;三人相叠,紧紧缠绕。而自己两侧站着的少年则被自己玉手掌控住尘柄,不时用指尖缓缓刮着柄身,轻拢慢捻之下不时面红耳赤、娇喘连连,细长灵活的舌头不时从两颗粉嫩的玉茎头滑过,在茎头棱角一遍遍打转,惹得少年身体一阵颤抖。

  妖女还不时浪叫着:「——哎呀——喔喔——奴家要死了——好弟弟你们太厉害了——受不了——哦——花心都快磨烂了——肠子也快搅烂了——喔——哼——从来没有过的爽快——从来没有过的舒服——两位小郎君——真美味——好男人——噢哟——下面的两个小祖宗——宝蛤被撑死了——再大点力——哇——啊——呀——哼哼——你们四个都是年少有为——快点——我的亲亲小相公们——好样的——哦——哦——爽到天上了——呵呵——哼哼——呀呀——唔唔——哦哦——哦——啊呀——喔哟——」

  半炷香的工夫后,妖女将食指轻轻滑向两位站着的少年最隐秘的地方,尖利的血红指甲向菊户猛地一戳,暗自运功,将一股妖气从后面打入二人体内。两个童子今天同时被前后夺取了童贞,只觉得后庭一痛,仿佛一股力量冲破了自己体内的阀门,直觉一股真元从肾脏冲向阳龟,大叫一声,同时对着妖女骚浪的小嘴儿,彪彪而出。

  妖女一边继续扭动纤腰和身子前后的少年鏖战,一边将樱桃小嘴张到最大,依然无法接满这美味的童子精。大股的白色阳精洒在了挺拔的酥胸上,慢慢的似乎被皮肤吸收了一般,雪白的肌肤更显娇嫩了。

  半盏茶的工夫过去了,两位少年依然挺身喷射,可是本该面露惶恐的他们却面露痴笑,脸色惨白,身子似乎快要缩成了一具干尸。原来那从菊门而上的妖力已经贯穿躯体,把童子一身的精华不断转为阳精,喷涌而出。

  正被艳女风流穴纠缠的欲仙欲死的少年睁开双眼,看见这一骇人情景,吓得正欲尖叫逃走,却被一双看似粉嫩实则有力的大腿紧紧锁住,接着刚刚吸干了两名少男的妖女放开手中的两具干尸,一把搂住前面的少年,朱唇堵上了他的嘴巴,上下三张嘴猛地一吸。两位前插后抽的少年顿时感到之前堵住马眼的东西瞬间消失,一股强大的吸力钻进了玉茎,从下而上贯穿了全身,又带着全身的精髓奔涌而出,不由得蹬直双脚,胡乱踢着,口中喘着粗气,身体不断地颤抖、萎缩,接着一阵抽搐,缩成了两具干尸。

  妖女长舒一口气,慵懒地走下床。一次性吸干四个少男,让她的妖力滋补很多,也变得更加明艳照人。

  「来人,清理干净。」两个目光呆滞的男仆走了进来,轻松的拖走了四具干尸。

  而被妖妇感染的其他女子,正在县衙的各个地方,肆意地榨取着年纪更大一些的男丁,只有这些十二三岁的少男被挑选出来,送给妖女采补。

  大腹便便的中年县令已经被侵蚀了大脑,呆坐在公堂上,下体被一条充满邪性腥臊的亵衣包裹着,状若痴呆,依照妖女的命令继续强征男丁供其淫乐。
  妖女轻舒蛇腰,纵步跃上屋顶,环视县衙四下,心满意足:还是占了人类的城池采补提升的快啊!还有这么多可口的小男孩,新鲜的童子阳精。之前躲在深山里哪有这样的速度。

  然而,晴空突然降下一道霹雳,接着一声大喝「妖人作祟!荼毒生灵!看我金光道人今日除妖!」

  一场大战展开了……

              第一章误闯野庙

  五百年过去了,明朝灭了,大清亡了。现在已经没有皇帝了。

  郊外的荒山中,正在下着瓢泼大雨。几个春游露营的年轻大学生不得不躲进一座荒废已久的无名野庙。

  倒落在地上的木门早已腐朽不堪,在他们踏上去的瞬间,碎成几块。而众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倒下的门上,三道写着奇怪符文的黄纸也彻底化作了灰烬。而那一瞬间,周围的鸟叫似乎一下子全部消失了。然而吵吵嚷嚷的年轻人们根本没注意到这种变化。

  为了烤干衣服,他们把半塌的泥塑神像打碎,把里面填充的干草拿出来作为引火工具。

  当打火机点燃起了干草后,明亮的火光一下子把这三男两女的身影映在了四周的墙上。摇曳的火光似乎带来了一点温暖,可是没人看到的是,倒塌的泥像底座,一股黑气似乎带着点粉红的腥味儿,猛地窜向房梁,盘旋几圈,缩在了一角。
  众人对着火堆烤干了衣服,吃着饼干面包,分着烤的半生不熟的火腿肠、烤肠就着啤酒,唱唱笑笑,闹腾了很久。

  夜深了,两个姑娘钻进了自己的帐篷,三个男生灭掉了火堆,也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随着手电筒的灯光陆续熄灭,破庙中渐渐地陷入了沉寂。只能听见屋外雨滴滴落的滴答声,越来越静。

  黑气轻轻地盘旋而下,在破碎的泥像那里转了一圈,似乎发出了一声轻蔑的荡笑,随后钻进了女生的帐篷,从那个漂亮女生的鼻子钻了进去。

  黑暗中,睡袋里单薄的睡衣下青春稚嫩的身体,皮肤慢慢地变的粉红。原来稳定悠长的呼吸突然开始急促了起来。美丽的脸庞上,樱唇微张,似乎要喊出什么声音,却又被堵住了嗓子,紧闭的双眼眼皮突然不停跳动,弯弯的细眉紧蹙在一起。整个身子在不规律地轻微抽搐。

  三分钟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只是这个叫徐倩的姑娘,忽然睁开了双眼,精光一闪,一股不同于之前清纯无暇的媚意仿佛穿透帐篷直冲屋顶,有被房顶挡下。

  「哼,臭道士,封我五百年又如何?夺舍了这个小娘子,我可是知道了今天已经没你相信你们道士啦!没想到这具身体还是个什么绿茶婊,嘻嘻,就拿这屋里几个人滋养我的妖灵吧!」

  「哼哼,她的记忆里,和这趟一起来的最近钓上的那个权贵子弟,什么学生会主席准备去外面野战,也好,那就先从你下手了!」

  「五百年了!以前在山洞里把男人们抓起来养奶牛一般榨精的日子,好怀念啊!这么久没有新鲜的阳精滋养了,真希望这货不是个银样蜡枪头,能让我好好爽一把!」

  「这次,我一定要小心了!不能像以前那样莽撞,把一个县的男人全都吸干这种招摇的事情太容易招来注意力!我得好好谋划,一点点恢复我的妖力和魅惑力!」

  夜色中,一具凹凸有致的身体缓缓钻出帐篷,这破旧的野庙附近,鸟兽们忽然不顾黑夜,惊慌失措地向周围逃去!

  脱去睡衣的徐倩,低头看看自己,尽管只有B  的罩杯,但是白色蕾丝文胸已经托着双乳高高挺起。再往下是纤细的腰肢,轻轻扭动一下,绝美的曲线是那样的诱人。再往下则是同一套的白色蕾丝内裤,紧紧包裹着开发不久的圆润臀部,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吊带白色丝袜把瘦削的腿部曲线展现的无可挑剔。

  「哼哼,瘦了点,不过没事,过了今晚,我就有足够的精气改造肉体了。」
  暗自思忖后,徐倩轻轻走出女生帐篷,缓步走到男生帐篷前,拉开了拉链。根据宿主的记忆辨认出她钓到的这个男友,轻轻地蹲下来,抚摸着他的脸。
  原本就在装睡等待的李智立马睁开眼,没想到之前勾搭上床没多久的徐倩这次这么大胆,只穿着这么性感的内衣就跑来了男生帐篷。只见朦胧的夜色下,佳人长发飘飘,一脸媚笑地蹲在自己面前,一对小白兔简直跃跃欲出,看得李智一柱擎天,之前一点点睡意也烟消云散。

  「雨停了,我们出去……」徐倩在李智耳边呢喃一声,便站起身,款款向外走去。「这小骚货,不穿高跟鞋也能扭的这么风情万种,一会儿肏得她叫爸爸!」李智只感到一股欲火从腹中一下子窜了起来,赶忙钻出睡袋,跟了出去。

  门外的树丛中,徐倩倚靠着一棵树,对着李智轻轻摆手。精虫上脑的李智已经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搂住纤腰对着小嘴儿就是一顿乱亲。没想到眼前的小白羊竟然比他更急,玉手一下子便挑起他的内裤,灵蛇一般探入了他的裤裆,爱不释手地抚弄着硬挺的阴茎和睾丸。「快、快点,我要!」美人在怀,淫香入鼻,再加上这样一句呻吟,李智眼中已经只剩下眼前的艳女,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飞快地解开徐倩的胸罩,将白色蕾丝小内裤褪到她的一只脚踝,抱起一条依然系着顺滑丝袜的大腿,硬挺挺地扎向桃源深处。不同于以往,今天徐倩似乎更加主动,而那销魂的肉洞里似乎也更加紧致,不过双目通红的李智已经顾不得那些,也忘记了平日里看黄片学来的什么九浅一深,抱着大腿只顾每次插到最深处。

  身材娇小的女子靠着树干,两只玉臂搂着男人的头,不停扭动着自己堪堪一握的纤腰,而一双线条无比优美的被白色丝袜包裹的大腿紧紧地环绕住男人的身体,似乎要让男人的冲刺更加的深入。她那如水蜜桃般的丰臀也迎合男人的动作而挺动着,雪白的臀缝间早已挂满了晶亮的阴精与淫液。

  「呼,呼,徐倩你这个小骚货,下面真紧!真紧!」李智如风箱般粗喘着,握着女人的柳腰却丝毫没有放松,恨不得按到那白皙的嫩肉里面,他的全身早已大汗淋漓,像一只野兽般挺动着腰身,粗长的阳具在女人的肉穴中如打桩机般进出,「叽,啧」的水声中带出无数因为摩擦而变成泡沫状的淫液。

  「噢,噢,我的好老公,快点,再快点,用力,用力……」女人小嘴娇喘着、呻吟着,不同以往的矜持和害羞,拼命的迎合着男人的动作,胸前的双丸不断地上下荡漾,在李智眼前只看见一片雪白的波浪。

  「快,快,好老公,好爸爸,给我,给我!」女子突然加快了扭动,雪白的屁股疯狂地在李硕腰上旋转,原本轻轻环着他脖子的一双玉臂也搂紧他的宽厚后背,艳红的指甲猛地变长,狠狠地在男子的背上扎了进去!

  李智却恍若未闻,抱紧邻女子的丝袜大腿,依然在狠命地猛插,而他的后背也没有流出一丝血水,却见十根扎入的指甲下,粉红光芒一闪而入!

  「啊,快了,快了!不行了,我要泄了,泄了!啊……」

  「骚婊子,骚货,婊子,啊,老,老子,吼……」

  男人的身体猛然开始了抽搐,抽插的动作骤然停止,伏在了女人的身上,开始了欲望的喷薄。他本已十几秒就进入尾声的喷射竟然没有停歇,一股股火热的精液似乎永无止境般涌出他的身体,而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徐倩身体则好似变成了一个具有无穷吸力的漩涡,将男人不断喷出的精华尽数吸入!

  「哦,哦……」男人的喉咙中迸出嘶哑的声音。他仍然在发射着,却开始双眼泛白,两腿发软,原本是他抱着徐倩,现在已经快要跪倒,靠着徐倩双手搂着才没有倒下。而原本有些瘦弱的徐倩此刻却艳光四射,俏丽的面孔无比妩媚,皮肤如同刚刚做完spa一般闪耀着异样诱人的光彩,披散的长发在黑夜中似乎变得更加黑亮。

  徐倩猛地睁开双眼,双瞳中一道异彩刷过。松开双手,把血红的指甲从李智背上拔出,本应存在的十个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失去支撑的李智蜷缩在地上,已经陷入昏迷,脸色苍白,胯下的阴茎被从仙人洞放出来之后缩得只有原来三分之二大小,两颗小卵也只有鹌鹑蛋大小!

  徐倩蹲下身,左手托起李智的头,右手食指指甲再次伸长,艳红的指甲是那样的邪魅,缓缓的扎入了李智的眉心。查看了李智的记忆和心智,徐倩像丢垃圾一般随手再次将李智丢在地上。

  「哼,二十岁的小伙子,看来玩过几个女人了,精气有些杂。刚刚钓起我的食欲!要不是看在你还有些用处的份上,早就让你成我复生以后的第一个胯下鬼了!」

  近乎赤裸、只穿着白色丝袜的徐倩站在昏迷的李智旁边,在夜色下显得极其妖媚,宛如吸精女王!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