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人的痣】(79)作者:渤渤汹涌
【女人的痣】(79)作者:渤渤汹涌
字数:608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七十九)

  如果在大街上看到高老板,你根本就看不出他是一所全国知名大学(985/ 211/ 曾经全国排名前五)的教授,反而会认为他是一个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暴发户老板。当然,高教授本质上是个商人,因为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学校、不在教学上,对学生的学术能力培养也不尽心,他80% 的精力都用在了挣钱上,他的大部分时间是拉关系、拿项目,拿到项目后就做甩手掌柜,交给他现在只有7个人的公司,公司忙不过来便把学生拉过来帮忙。

  我的一个博二师兄现在负责统筹项目,分配任务,检查进度,用通俗的话讲,他是高老板手中的鞭子,督促大家干活的……

  我就比较命苦,我是跟着高老板跑项目的,不仅给他拎包,还要帮他喝酒,俨然成了他的秘书。高老板公司业务主要在长三角地区,因为他的人脉关系基本上就在这个地区,再远的只有云南,貌似那边有他的已经毕业的学生,做了某设计院的中层领导。

  那段时间我拿着一个月1300的工资——其中只有800是高老板给的——做着比辞职前更加辛苦的工作,还透支着自己的健康,很多次我都想对高老板说,我再也不干了,我就想在学校里学点东西,然后等着毕业。

  当我在王子玥面前抱怨这些的时候,她很是鄙夷得看着我,然后用委婉的语气对我说,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以为什么人都能跟着他出去应酬啊!你以为我想整天呆着办公室画那些垃圾图?你以为你现在做的这些都是没用的东西?你以为读个研究生能学到什么东西,毕业后其实跟本科生没多大区别……

  我知道她说的有道理,可惜我是个小心眼儿的男人,虽然心里服气,可不能丢了面子。我瞪着那张写满了不屑的美丽脸颊,佯怒道:「你是不是又痒了!欠收拾了!」

  「咯咯……」,她捂着嘴大笑起来,「张天,你又来了……,你这种小伎俩对我是没用的!」

  「那什么对你有用?」

  「爱我!」,她仰起头骄傲的说道。

  「……」,我翻了翻白眼儿,把头一扭哼了哼道:「等着吧!」

  「等到什么时候?」,她一点都不生气,巧笑嫣嫣的问道。

  「……」,我皱了皱眉,对她的反应很是不解,不过也没多想,随口道:「等我以后包养你吧!」

  「好啊!」,她继续笑道。

  「你竟然不生气?」,我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她,她确实在笑,笑得很自然。

  「为什么生气?」,她眨着眼睛道,然后昂起下巴,很自信的说道:「小三也是可以逆袭的!虽然我认为自己并不是小三,哈哈」。

  「你这个女人真是……」,看着那张如花的笑脸,我总觉得心惊肉跳,然后就有些心虚。

  「嗯?真是什么?」

  「太可怕了!」

  「咯咯……,谢谢夸奖!」,她娇笑着说道,颊上浮现出两个深邃的酒窝,「不过我要提醒你,包养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哦……」

  「操!你还当真了!」,我白了她一眼道,「我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只能吃老本……」。

  「所以啊,我跟你说,你要多帮高老板做事,即使没有多少钱,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以后总会有用的……」,她搂着我的脖子很认真的说道,「等以后你能养活你自己了,再包养我啊!」

  「妈的,转来转去怎么又回到这个问题上了!王子玥,你能不能正经点!」,我捧着她的脸,用力的捏了捏,怒道。她撇撇嘴不满道:「我很正经啊!」。
  「你一个富家大小姐,他妈的让我怎么包养你!」,我哭笑不得道。

  「那我包养你呗!」,她呲着雪白的牙齿道。

  「咱们能不能好好说话?正经点!」,我揪着她滑嫩的脸颊怒道。

  她似乎对我的脾气很了解了,我发怒的表情根本吓不住她,她反而把脖子一梗,很认真的说道:「要么你包养我,要么我包养你,你选一个吧!」

  「可以不用包养吗?就像现在这样不行吗?」

  「不行,就是二选一!」,她笑眯眯的坚持道。

  「那还是我包养你吧……」,我很不情愿的点头,「不过那得等以后,操,我感觉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希望了……」

  「哈哈,没事,张天,如果你包养不起我,那我就包养你,哈哈!」,她笑得很狡诈,像一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事后我想了想,自己似乎又一次中了王子玥的诡计,只是我当时明明可以拒绝她的提议啊,但我却并没有这么做,或许我的内心深处有所期待吧。想到这里,我就自嘲的笑了笑,怎么可能!郭颖这么个花钱大手大脚的女人我都养不了,再加上一个王子玥,难道让我去卖身……

  九月下旬12级的全院研究生聚餐,如果放到以前,我肯定是不乐意去参加的,不过工作后也就渐渐改变了想法,毕竟这是个特殊的小圈子,认识一些人还是挺不错的。那几天我正在帮高老板做标书,后天就得交给他,我只好告诉党支书——我一直不知道大学里学生党支书这个职位到底有什么用,我本以为组织活动应该是院学生会的事——自己明晚可能会晚点到。

  我这一级的研究生党支书叫白杨,辽宁人,我只在入学时的年级大会上见过她一面,当时是院学生工作负责老师介绍学生干部,她在台上自我介绍了几句,我在最后一排只能远远的瞄个大概,印象中她是一个比较高挑的女孩儿,声音很响亮,典型的东北妞儿。

  第二天中午,我接到了白杨的电话。她在电话里直接喊了一声「学长」,声音脆亮,听起来让人精神一振。她打电话的目的是确认我到底去不去,我却有点不爽,心想,不是都告诉你了可能晚点去,怎么还要再确认一遍。我告诉她,自己还有工作没完成,但晚上会尽量赶过去。她「哦」了一声,然后解释因为之前确定来的人,又临时有事不来了,预订的大包间到现在已经变成了中包,她很怕到时候没几个人了……

  我想了想,觉得标书写的差不多了,下午再收收尾,然后检查一遍打印装订起来就行了,便告诉她自己肯定会去的,不过可能晚点。

  挂了电话后,我有点纳闷,她为何喊我「学长」,难道是我本科的学妹,但我肯定之前从来没见过她,按理说她也不可能认识我这个大她三届的人。

  晚上我迟到了半个小时,因为找不到地方,所以打电话让白杨出来接我。见到她时,她应该喝过不少酒了,瓜子脸像是涂了一层淡淡的脂粉,泛着红晕。我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打量她,单眼皮儿,眉毛很浓密,鼻子高挺而精致,鼻梁很高,一双大耳朵,耳垂肉嘟嘟的,让我眼前一亮的是她苗条的身材,个头在南方的学校算是鹤立鸡群……

  「你来晚了,要罚酒的!」,她笑道。

  「我不是跟你打过招呼了?怎么还来这套?」,我佯作不高兴,伸伸手示意她前面带路。

  「那可不行,在之前已经罚了好几个了,你也跑不掉!」,她一边走一边扭头道,语气中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眼神也很坚定,给我的感觉是自己必须按照她的话做。

  我以为这只是她喝了点酒的缘故,便没有当回事,转而问她:「你以前认识我?」

  她的手本来已经放在门把手上,听到我的话后,她松开手,肩膀靠在门框上,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我知道你啊!」

  「可我不认识你……」。

  「对呀,你怎么可能认识我呢」,她微微一笑道,「我是听曾老师说过你的……」。

  「曾老师?你是曾老师的学生?我怎么不知道?今年她的学生我可都见过……」。

  「那倒不是,我只是跟着曾老师写毕业论文,有一次听她说到过你,不过你早就毕业了,」,说到这里,她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我,眼神很犀利,让我很不舒服。「本来我要叫你学长的,没想到你和我成了同学……张天,呵呵」。
  「你90后吧?」,我低头看着她那张清高的面颊,戏谑的问道。

  「你啥意思?」,她很警觉的看了我一眼。

  「你个小丫头片子,还想占我便宜,以后就得叫学长,记住了?!」,我一脸贱笑,还顺手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弹了一指。

  「哎!你这个人很讨厌!」,她摸着额头嗔道,「90后怎么了?你还歧视我们90后?」

  「我可没说过,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哈哈一笑就推门进了包间,把满脸怒容的她甩在身后。

  其实,我对90后倒没有什么偏见,只是见不得她在我面前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不就是个破书记吗,搞得跟个国家领导人似的,说话听起来像是在打官腔。
  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一想到白杨那张骄傲清高的脸,我总觉得她的表情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很让人反感。所以即使她过来和我喝酒的时候,我也不像跟其他女生喝酒一样说「我干了,你随意」,而是浅尝辄止的喝了一口,对她说:「呦,领导,你怎么不干了?!」

  「干了就干了!」,她眼睛一瞪,恨恨的对我说,然后仰头就把啤酒喝光,「你这人怎么一点风度都没有?」

  「哦?风度?」,我笑了笑道:「风度是什么?」

  「懒得理你!」,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便走了。

  吃完饭后,竟然又要去唱歌,我根本不愿跟一群九零后玩,便借口自己还有事准备闪人。临走前去了趟洗手间,还没进去便被白杨喊住了:「张天,站住!」。
  她急走两步赶上我,挡在我面前,抬头瞪着我道:「哎,你怎么回事?为什么对我意见那么大?」

  「有吗?」,我不耐烦的回道,「让让,我憋不住了!」

  「先说明白了!」,她执拗的挡住我的路。

  本来就尿急,再被她这样胡搅蛮缠一番,我更加不耐烦了,没好气的对她道:「有什么好说的?!」

  「我就想知道你到底看我哪里不顺眼了?凭什么对我冷眼相看、爱搭不理的?」,
她堵在门口,坚持道。

  「呵呵!」,我被她气笑了,根本不想解释,道:「你堵着我想干吗?想陪我去撒尿?」

  她扭头一看,只见男洗手间的镜子里映着她的背影,她一慌便闪开了,我马上冲了进去,刚拉开裤子便听她在外面道:「张天,你有本事就别出来,我就在这里等着!」

  我这人有个毛病,上厕所的时候如果旁边站着人,要酝酿很久才能尿出来,尤其是别人盯着的时候,根本就尿不出来。这时的情况又有所不同,我明知门口有一个泼辣的妞儿等着跟我算帐,而且那妞儿长的还算可以,在我看来那两条腿可以把玩儿一整年,再加上那张清高的脸,我竟然很不争气的硬了,于是更加尿不出来了。耳边听着白杨不时的喊着「快出来!」,我心里一急,便嚷道:「白杨!我让你吵得尿不出来!」

  「无耻!」,只听她骂了一句后,外面便安静下来了,不知道她走了还是仍留在外面,我又酝酿了一会儿才尿出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往外走,刚到门口就被镜子里两只圆瞪的眼睛吓了一跳。我骂了一声「操」,本来想躲回去,可一想我怕什么,便继续慢条斯理的系着腰带,打趣她道:「你怎么还不去唱歌?难道一直等着就为了看我怎么提裤子?」

  「你笑得好淫荡!」,她把脸一转,怒道,「我宁可不去唱歌,也得让你把话说清楚。」

  「我算是怕你了!」,我在里面哭笑不得道,「那我还是不出去了!」
  「你有本事今晚别回去了!」,她明显跟我卯上了,胳膊一抱道。

  我见她明显是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便只好走出来,忍着气对她道:「我出来了,有什么话好好说」。

  「那你说!」,她斜了我一眼道,「说不清楚跟你没完!」

  她的眼神和语气又让我不快了,我冷冷的扫了那张骄傲清高的脸,淡淡说道:「懒得理你!」,说完我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张天,我跟你没完!」,身后传来白杨尖细的怒吼声。

  回到学校时,王子玥刚从公共浴室里出来,我赶过去见她时,她正在路灯下擦着一头湿发。她可能发现我的情绪不怎么高,便用热乎乎的胳膊碰碰我道:「怎么了?」

  我犹豫了一番便将今晚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哦?白杨?」,她皱着眉自言自语道。

  「你认识她?」

  她迟疑了一下,似乎并不想说,不过我又问了一遍「你认识白杨?」,她才轻叱一声道:「不认识,不过却听说过,她算是个名人……」,说完,沐浴过后娇艳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哦?怎么说?」,我被王子玥勾起了兴趣,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她瞥了我一眼道,「也对,你毕业三年了……」。
  「据说,她搞过的男人挺多的,就连支教时都跟一起去的某个男生搞过,不过这只是我听别人说的,具体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

  「这么生猛!」,不知为何我很果断的认为王子玥说的是事实,即使她强调这只是道听途说的。

  又想起那张清高骄傲的脸,我感叹道:「人不可貌相……」。

  「咯咯……」,王子玥捂着嘴笑了起来,那双勾人的眼睛瞄着我,戏谑道:「你要小心哦!被白杨惦记的男人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哈哈……」。

  我倒没有王子玥口中所谓的危机感,反而有种小小的期待,不知白杨会如何对待我?

  「张天!」,王子玥掐着我的胳膊嗔道,「你不会对白杨感兴趣吧?!」
  她竟然一眼看出了我的企图,我哪能让她抓住我的痛脚,一脸不屑道:「怎么可能?!我根本看不惯她那副清高的做派!」

  「哼!」,她眯着眼睛盯着我道,「以后可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

  分别前,王子玥凑到我耳边低声道:「我刚才洗澡时发现,那里的毛又长了……」。

  「那我给你剪……」,我激动道。

  「咯咯……」,她咬着唇娇笑道:「不要!过会儿我自己剃,咯咯……」,说完她就像只麻雀跳上了台阶,噔噔的进了公寓楼。

  「操!真是只勾人的小狐狸精!」。

  第二天上午,我把项目标书交给高老板,他连看都没看就把标书放到一边,道:「下周投标,你跟我去徐州吧。」

  我说好,他拿出学生的课表,找到我的课程安排,然后又道:「下周一下午到公司开个会,算是公司的第一次全体会议,别迟到了」。

  周一下午我没有课,便点头应下来,他点点头示意没事了。临走前我问他,要不要看看标书?

  他摆摆手道,等他有空再说,然后又一脸神秘的看着我道:「其实就是去走个过场,这东西没人会看的」。

  操,我暗骂道,不早说,早知如此我还费那么多心思干吗,直接到网上搞个模版,把空白处一填不就行了,我竟然傻乎乎地当成一件很重要的工作,花了好几天时间才弄完。

  几天后的周一下午,我到高老板公司时,高老板还没到,反正闲着没事干,我便跟公司里新招的六七个员工吹牛打屁,就在我聊得兴起的时候,最里面的办公室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走出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少妇。我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公司的员工,再说了也没听高老板说过又招人了。幸好我反应的很快,因为从那间办公室走出来的人,肯定不是简单的公司员工。
  我刚要站起来打招呼,便听那人笑道:「小张是吧?来的很早嘛!」

  声音很柔,听起来让人舒服。我有些不好意思,站起来期期艾艾的说道:「师……,师母?」

  她微微一笑道:「嗯,坐吧,你老师马上就到,我刚才在里面打了个盹」。
  当时我那个尴尬啊,她在里面午睡,我却在外面大声喧哗,留给她的第一印象肯定就不好。

  「没事,你们继续聊」,从她脸上没看出什么不满,她说完后便去了洗手间。
  我狠狠瞪了跟我吹牛的几个人,低声怪道:「她在这里你们怎么也不告诉我?」
  「她是谁啊?!」,有个哥们儿很懵懂的问道。

  「操!」,我白了他一眼,暗道就这种眼力劲儿,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混?
  「我师母,你们的老板!」,我没好气道。

  「我去!我还以为是公司的会计呢!」,另一个人道。

  ……

  高老板介绍师母时,用的是很正式的称呼,公司的总经理兼会计,姓沈。我偷偷瞄了一眼师母,应该跟高老板年纪差不多,不过保养的挺好,看起来也就三十五六岁,我暗想,以后还是喊她沈总吧,叫师母感觉怪怪的。又瞥了一眼高老板那张肥头大耳的脸,不禁感慨道:真是一朵鲜花儿插在了牛粪上!

  高老板在会上说了什么我没怎么往心里去,无怪乎公司的日常运营是由他老婆负责,他仅仅是公司的技术顾问,主要精力要放在学校上云云……

  沈总说了几句,也无非是鼓励大家好好工作之类的,只是她说的每一句我都听进去了,因为,她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