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绝配儿媳小秋】(01-03)【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绝配儿媳小秋】(01-03)【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120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绝配儿媳小秋

  序:顾名思义,这是《绝配娇妻》第三人物的公公视角。

  部分小说比电影好看,因为小说能有幻想的空间,能把自己带入到小说的角色里面去。

  而不少电影比小说好看,因为电影能全方位展现小说里每个人物的色彩。
  现在写这篇绝配儿媳,是因为绝配娇妻进入到了小虐阶段,而绝配儿媳,刚好从公公的视角,以此把故事写的更加有立体感,让大家更加方便地了解每个故事里的细节跟每个人物隐藏的心理活动。

  正文:第一章:欲望的火苗

  我叫陈东来,今年54岁。有个女儿跟儿子,本来是相当普通的一家四口,但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老婆叫张菊,虽然名字相当的土,但是言行举止刚好相反,当年虽然丈母娘家的人都反对,但是张菊仍然很勇敢的义无反顾的要嫁给我。

  我当初不但感动,还十分佩服张菊的勇气,但是婚后的生活却并不是当初设想的那样完美。张菊的思想一直很时髦,虽然钱不多,但是总是没事,拿黄瓜抹抹脸,这里看一下,那里打扮一下。相反,我的思想则「老土」了许多,觉得日子不就这样了,赚赚钱,把一儿一女养活大,不就垃圾吧倒了,听着张菊整天念念有词,什么「日子有很多种,有钱就过有钱的日子,没钱,但是也可以把日子过的很有品位。」

  我一听就火了,觉得张菊是脑子坏了,所以俩个人总是争吵不断。本来以为吧,等年纪大了,小孩成家后,可能会好一点,但是没想到,儿子志浩读高三时,那时流行什么陪读,本想趁张菊不在家这个机会,俩个人分开一段时间,可能会好一点,但是没想到张菊陪读后,就像自己读了大学,回来后,总是打扮得妖里妖气,还说一些什么我要跟上时代之类的都听不懂的屁话。

  俩个人之间的生活观念更是越来越不和,终于大吵一架后,我第一次暴揍了张菊一顿,张菊恶狠狠撂下一句话:「这日子没法过了。」然后居然离家出走,而且再也没回来了。

  我本以为这个家完了,整个人生完蛋了,但是好在儿女都很争气,女儿小洁嫁给一个孝顺的女婿,儿子志浩,居然没花多少钱,就骗回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儿媳夏瑞秋。儿子叫她小秋,而小夏则是我的专属称呼。

  此时我才明白什么叫做当上帝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顿时凄惨的日子,居然也有了盼头。尤其当儿媳小夏生了一个宝宝后,我也从当初被邻居被亲戚笑话的可怜的光棍,变成人了让人羡慕的可以安逸享受天伦之乐的最年轻爷爷。

  所以从那以后,我便没有再工作,而是在家跟儿媳小夏安心带孙女小雪。虽然此时,只有儿子一个人赚钱养家,但是小夏当初嫁过来,既没有要求买房,车子也是自己做嫁妆带过来的,所以别说儿子舍不得让她去上班,就是我也不舍得让小夏上班。我也一度把儿媳当亲生女儿在看待。

  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后来的一切:那是前几年的一个夏天,我去亲戚家吃喜酒,酒过三巡,天色渐晚,人群散去时,儿子居然还没有过来接我。所以我便打了个电话催了下儿子,然后继续跟亲戚哈牛,尤其当亲戚说什么,他儿子才刚结婚,我都抱孙女时,我就更乐的合不拢嘴。亲戚更是夸我上辈子修来的服气,女儿听话,女婿孝顺,就连儿媳都那么贤惠。

  就在这时,竟然说曹操曹操就到,儿子因为加班,竟然让儿媳小夏,骑了个电瓶车过来接我。亲戚们一看小夏过来了,一个劲的夸小夏,而我醉醺醺的来了句:「志浩那兔崽子干嘛去了,竟然不来接老子,」。虽然有点醉,但是内心还是隐隐有点清楚的,毕竟儿媳孝顺,比儿子孝顺,更难能可贵,所以我算是农村人传统的正话反说了。

  而亲戚们都是过来人,看着我变这样的夸小夏,自然也跟着起哄说道:「哎哟喂,老陈啊,还是你儿媳妇孝顺啊,哈哈···」。

  亲戚的话,让正在酒兴上我兴奋地说道:「那是,志浩那兔崽子,能娶到小夏,真是老祖坟发力了。」

  而儿媳小夏被我跟邻居这么一来一去的夸赞,居然都不好意思下车了,真是可爱到了极点,我自然不会难为这么孝顺的儿媳,于是坐上电瓶车后面去了。
  就在准备走的时候,小夏轻声道:「爸,把雨披穿上去啊,外面下着雨呢。」
  「不用,不用,大男人一个,这点小雨还用穿雨披啊?那不是让人笑话吗?」
  我大大咧咧说着,而小夏则是蹙眉微皱着说道:「不好吧,爸你喝了酒,淋雨很容易感冒的。」

  这时旁边的亲戚开始起哄说道:「老陈啊,你看小夏多贤惠,多关心人,你还不知道乖乖听话?」

  眼看就要惹起众怒,我只好乖乖地钻到了雨披里面去了,然后小夏就在沥沥细雨中摇摇晃晃载着我往回骑。但是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穿着雨披有点闷,没过一会,头就晕的厉害,感觉坐都坐不稳。

  这时小夏在那狼狈地说道:「哎呀,爸,你坐过来一点啊,都淋湿了啊。」
  于是,我只好挪了挪身子,不,准确地说,是挪了挪屁股,往小夏那里靠了靠。但是感觉依然有点坐不稳,而且这时,雨居然越下越大。而且还伴着狂风。于是我又把头,缩到雨披里面去了。

  小夏则在那骑的很是费劲,我心疼地说道:「还是我来骑吧。」

  但是立马被小夏拒绝了,说是:「不行啊,你喝了酒,骑摔跤了,我怎么跟志浩交代啊,你坐好一点就是了··」

  我于是又往小夏那坐了坐,犹豫了一下,用手轻轻扶在了小夏的腰间的衣服上面。但是小秋不知道穿的什么,抓了几下衣服都没抓上,最后只好扶住了小夏的腰。

  隐约记得,小夏好像被电了一下,身子一抖,而我这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也让我一惊,多么熟悉的味道,暖暖的,。软软的。突然心里燃起了一股莫名的欲火,毕竟老婆离家出走后,我一度因为忧愁,已经好久没碰女人了。此时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怎么了,竟然浑身燥热。

  就在我心中忐忑不安时,不知道是小夏骑车技术本来就不好,还是下雨天视线不好,小夏总是骑一下,就要刹车几下,突然一个大力的刹车,让我撞到了小夏的后背上,双手不知道是潜意识,还是下意识,就抱在了小夏的小蛮腰那里。
  小夏则是狼狈的「哎呀」叫了一声,也不是特别排斥。而我则自我安慰道这是「顺应天意」,内心却龌龊地激动得不行,虽然是自己儿媳,平时注意点礼节还好,但是此时「孤男寡女」贴在一起,怎能不让人心猿意马,怎能让人不激动?
  突然发现自己不但心跳的厉害,下面居然也微微翘了起来,这让我心中更加忐忑,终于小夏,忍不住叫道:「哎呀爸,你能不能坐好一点啊?」

  被小夏这么一说,我尴尬极了,毕竟平时,我可没这么好色,更不会做出如此出格龌龊的举动,但是此时,不知道是怎么搞的,突然感觉心痒难耐,寂寞的不可控制。所以我赶紧找了个借口说道:「啊,张菊,我好想你。」

  当我这么说时,只是想让小夏知道我并不是那种龌龊的公公,只是喝醉了,想念离家出走的妻子。但是,临时起意的无意中的掩饰的一句话,却发挥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小夏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安静地乖乖地任由着我「抱」在她的蛮腰上。

  外面的风呼呼作响,雨水噼里啪啦砸在雨衣上,只有此时的雨披成了惬意的避风港湾,可能因为是太舒服,可能是因为酒劲上来了,我竟然也昏昏欲睡了起来,头都撑不住,一个踉跄,竟然碰到了小夏的后背。

  而且把我惊坏了,小夏后背那里居然光滑滑的,跟没穿衣服一样,我仔细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小夏居然穿了吊带衫。顿时,粉嫩的后背,醉人的香味,把我刺激的晕头转向,我竟然不可控制的把头靠在在小夏的后背上。然后下面立马一柱擎天,竟然死死地无耻地顶在了小夏软软的屁股那里。

  小夏又是一副想要哭泣的样子,狼狈地说道:「哎呀,爸··」

  但是此时我真的精虫上头了,心想,就一次吧,爸绝对不会做出啥太出格的举动,就蹭点豆腐好了。因为不知道是醉的厉害,还是寂寞的太久了,总之,把持不住了。

  所以我就用胡子在小夏的美背上戳,每戳一下,小夏都身子一抖,而每次呼出一口热气,小夏都难受地扭动身子,我真的恨不得亲上去,但是内心深处却一点都不敢,毕竟这是自己的儿媳妇,潜意识还在约束着自己,告诉着自己,适可而止就好。

  但是小夏,一边艰难地骑着车,一边不安地躲避我的「轻薄」,身子一个踉跄,居然让我手一把握住了小夏的乳房,虽然有胸罩保护着,但是彻底让我崩溃了,激动的差点射了。

  小夏则是紧张的赶紧用手把我的手推开了,而我自然就赶紧把手缩了回去,毕竟太过分了,而且也不安全。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小夏停了下来,我以为她要找我算账,但是停了一会,竟然又踉踉跄跄骑着车往回走,而且这次好像骑的更加快,像是亡命一样。

  相对于小夏的焦急,我心想却想着,多么美妙的一晚啊,就这样半醉半醒一直不用醒来该是多好。所以我又把头贴在小夏的后背上,惬意享受着这美妙的后背,但是这时,已经没刚才那样出格,我只是安静地享受着少妇美妙的身材,并不奢望能一亲芳泽。但是,我还是发现了点蛛丝马迹,发现我的儿媳小夏真的好敏感,我呼出点热气,都能让小夏的耳朵变得通红,后来红的发烫都散发出了诱人的香味。

  这同样让我想入翩翩,但是同样让我只可望可不可及,毕竟是儿媳,潜意识还是相当害怕的。

  就这样,我的心情从忐忑,变成了纠结,然后时间很快就耗光了,直到儿媳说道:「哎呀,终于到家了,爸,你自己先上去吧,我去大伯家把小宝抱回爱。」
  看着小夏贤惠的样子,打着伞,在雨里艰难地走着的时候,我突然一阵自责,多么贤惠的儿媳,我刚才真该死,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绝配儿媳第二章——丢人的经历

  我站在门口,在雨中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夏已经抱着小孙女一路小跑着回来了,而且看到我愣在门口便说道:「爸,哎呀,你发什么呆啊?你能不能自己去房间洗个热水澡啊,别冻感冒了,我忙死了,我抱小宝回房间··」

  小夏急匆匆说完,又急匆匆跑上楼,然后消失在视线里。于是我也踉踉跄跄扶着墙回到卧室冲了个热水澡,然后倒头便睡了。

  而这一觉,睡的又死又沉,睡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连第二天儿子志浩上班去了,我都还没醒,直到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我才被吵醒,含糊不清地说道:「谁啊··?」

  「爸,我,我,啊··你要不要吃早饭,我盛点送给你吃吧?」门外传来了儿媳小夏熟悉的,但又有点结结巴巴的声音。

  「哦,不用了,我再睡会,等中午一起吃吧···」

  说完我就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觉,但是此时门外又传来了儿媳的声音,只见小夏说道:「这样不好吧?喝点稀饭吧,爸,你起来刷个牙,我过十分钟把早饭送过来··」。

  小夏的语气不容拒绝,但是听起来又是那么温柔舒服,而且说的又是那么大方得体,十分钟后送过来,就是让我穿的得体一点的意思,这让我十分感慨呆呆地「哦」了一声,然后便起来刷了个牙,因为是夏天,穿上了一个大裤衩就行了。
  忙好没多久,又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我于是便打开房门,只见小夏微笑着说道:「爸,喝点稀饭,对胃对肠道都好,喝完休息一会,今天我一个人带小宝就行了··」。

  好久没被这么关怀过,儿子志浩,从小就不喜欢跟我聊天谈心,女儿志洁从小更是围着她妈转,虽然说孝顺是孝顺,但是很少说什么掏心窝的话,这时被小夏这么一嘘寒问暖,我整个人都酥软了,心里暖和的不行,一股电流传遍全身,让我呆呆地接过了小夏手里的那碗粥。

  这时,小夏,轻快地一转身,那头秀发,立马在空中轻舞飞扬,而且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味道,让人心旷神怡,胃口大口。经小夏这么一闹腾,刚才还全无食欲的我,竟然开心地大口喝了几口粥,而且感觉稀饭都是那么美味可口。
  香甜的稀饭,就像甜美的甘泉,流过我那干涸的嗓子,然后到达我那枯萎的胃里,香甜的稀饭,就像一剂活力药水,让我心里美滋滋的。让我甜甜地想着,这儿媳小夏还真不错,跟她婆婆一样大胆有思想,但又比她婆婆会哄人,也更体贴温柔。虽然说小夏嫁过来的前俩年,都是像影子一样跟在儿子志浩的身边,但是慢慢地,我也偶尔会跟小夏说上几句话,尤其小夏坐月子这一年,更是跟我朝夕相处,让我愈发觉得儿子志浩真是挺有能耐的,能娶到一个比她妈妈都要贤惠的女人。

  我胡思乱想着,想着想着,脑海里都是小夏那迷人的身影,更可怕的是心里居然产生一股强烈地浓浓地爱意。而且这种爱意太熟悉了,就像当年看到孩他妈时的那种强烈的汩汩直冒的爱意。这种爱意很强烈,但是就像火山喷发,爱意全部瞬间喷发而出,接着就是留下空落落的得不到的失落感。

  这一度让我很郁闷,不知道是老了胡思乱想了,还是寂寞太久,感到孤独了,我抱着枕头,歪着头一觉又睡到了中午。

  而中午吃饭时,我发现小夏忙的秀发凌乱,鼻尖上都有点淡淡的汗,我心想可不是吗,去年还是小姑娘,现在却要一边带小孩子,一边做午饭,而我睡的那么死,也不知道帮一下小夏,这让我不但自责,更有点心疼小夏。

  微妙的心理,让我尴尬地低着头在那不敢看小夏,吃完后,我便赶紧对小夏说道:「小夏啊,我出去散会步,等下我回来帮你带小宝···」

  「没事的爸,我一个人带小宝可以的,你去外面透透气吧,睡了那么久,活动一下也好···」

  我呆呆地听着小夏在那「说得一套一套的」,都说古人说话都是出口成章,但是我觉得,天底下,最能动听的不是出口成章,而是女人说话说一套一套的,而且「出口成理」。

  懂事的女人,说话总是那么让人听得如痴如醉,本来我还不好意思出去逛,但是被小夏这么一说,我又开心地出去溜达了一圈。

  而且可能真的是心态决定人生,今天出来散步,竟然看什么都那么美丽,阳光虽然酷热,但是在我眼里却是那么明媚光明,打着伞的小姑娘,也在阳光下聘婷玉立,甚至花花草草,都比以往更加鲜艳。

  我惬意地散着步,就在路过一个小巷往回走的时候,楼下的门口站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尤其身上那吊带,就跟昨天晚上小夏穿的一模一样,而且转身时甩起的秀发,那神态像极了小夏。

  这让我呆呆地盯着那女孩子看了很久,直到那女孩子笑嘻嘻走过来问道:「帅哥,要玩吗?」

  「我都50多岁的人,还喊我帅哥?」我被惊的心跳加速,但是我也不傻,立马知道这是个站街的小姐,别说喊我帅哥了,给她钱,喊你老公,喊你亲爹都行。

  就在我胡思乱想意淫的时候,我竟然被一个女孩子连拽带拖拉进了粉红色灯光的屋里。但是我也并不是特别害怕。虽然说以前没怎么嫖过,但是自从老婆跑了,那种街上的足浴店跟按摩店,也背着儿子女儿,偷偷去过那么几回。所以我便装成老司机般问道:「多少钱?」

  「100一次,玩不玩?」,年轻女孩,干脆地问道。

  「哦··那,那开始吧··」

  我结结巴巴还没说完,年轻女孩就裤子一拖,然后两腿一张,轻快地说道:「裤子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看着年轻女孩子白皙大腿之间的黑乎乎的神秘森林,让我还是很激动的,毕竟那是每个男人都朝思暮想的游览胜地,但是这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想法,也不知道怎么就从嗓子里冒出了一句:「我给你200,你能不能做的时候喊我公公?」

  说完,我自己都有点惊讶,而年轻女孩更是被愣了一下,然后就噗嗤一笑道:「哈哈,看你样子挺老实的,没想到是一个大淫棍啊···」

  就在我听得有点恼火的时候,年轻女孩话锋一转,又嗲又淫荡地说道:「可是儿媳妇好喜欢公公这么淫荡,让儿媳妇看看公公的大肉棒好吗?」

  说完一脸狐媚样,然后爬过来就要解我皮带。我也被年轻女孩的淫声浪语逗得心惊肉跳,肉棒一下就弹了出来,差点打在年轻女孩的脸上。

  这时只见年轻女孩,头一闪,几根甩起的秀发打在我那硬得发烫的肉棒上,那痒痒的感觉爽死了,而年轻女孩子这时,一手握住我的肉棒,嘴里竟然说道:「哇,没想到公公的家伙这么大啊,你再加100,儿媳妇就帮你口啊··」。
  我此时也知道这年轻女孩有点杀猪的意思,想多挣点,但是可能太久没做,简直爽死了,所以我便说道:「没问题,就再加100,就当公公给你的零花钱··啊!」

  年轻女孩不知道是业务做的多,还是天资聪明,立马跟着说道:「啊,谢谢公公,还是公公最疼我,我要亲公公的大肉棒,帮我亲爱的公公口交··」
  说完,年轻女孩的小嘴就一口含住我那黑黢黢的肉棒,鲜红的小嘴,温暖的舌头,淫乱的对白,瞬间就让我到达了快要发射的边缘,于是我赶紧说道:「不行了,用你下面的嘴吧··」

  「恩,听公公的,公公怎么说,儿媳妇就怎么做··」年轻女孩边说着,边给我戴套子。然后又躺到床上,用手牵着我的肉棒,对准蜜穴,「滋」地一声,就插进去了。

  顿时,我那肉棒激动地在年轻女孩的小穴里跳动了几下,惹得女孩嗔怪道:「公公的好大啊,公公比老公还会干啊,以后就给公公一个人干好了··」
  年轻女孩,边说着,还边夹着,让久疏战场的我坚持了七八分钟就缴械投降了,都说射前淫如魔,射后圣如佛,一股欲望射进避孕套之后,又缓了几秒,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于是我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了300块钱,准备离开这个淫荡的「是非之地」的,但是就在我准备离开这个出租屋的时候,一群「土匪」一样的人物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的,瞬间把我就摁倒在地,就在缓过神来想呼救的时候,只见那些人说道:「别叫,派出所的,老实点···」

  我一想完蛋了,这么大年纪还碰到扫黄了,真的是晚节不保了,我六神无主地被押上了警车,不过很快我就出于本能好奇地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嫖娼要判几天啊?」

  「10天··」。

  警察回答的干脆明了,而且不屑不顾更不想搭理我,看那样子,回想回答犯人,都是他们仁慈的施舍,一股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感觉。

  这让我心情更加跌落谷底了,想问点什么,又不敢继续再问,无论如何,被关10天,那都是要命的事情,于是我想了想还是咬着牙说道:「哎,警察师傅,你看我这一大把年纪,又是第一次嫖,能不能放我一把,我这回去没脸见孩子们啊···」

  「呵···呵」警察发出俩个嘲笑的呵呵声后说道:「谁都说自己是第一次,再说了,你这个年纪不算大哈,70岁老头我们都抓过··你这十天跑不掉了···」。

  我一听几乎绝望了,但是在绝望时,人们往往会想到那个最能指望的人,但是此时我没想到儿子,也没想到女儿,而是想到了发小「老文哥」,老文,在我们当地可算出的名的了,从小很苦,相亲的衣服都是我做给他穿的,但是后来去上海做生意,一下就发大财了,在本地投资了好几家小企业,派出所的人经常去吃喝,所以我便小声嘀咕道:「老文是我同学,能不能看在他的面子上,放我一码?」

  这时。年纪大一点的警察警觉好奇地看了看我几眼,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所长,就在我以为有希望时,竟然还是把我关进了笼子里,而且一关就是好几个钟头,就在我急的老泪都快流出来时。一位年轻的看守说道:「认识老文,算你走运,所长说了,让你儿子交点钱,就谎称你身体有病,把你放了··」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儿子跟儿媳就过来把我接过去了,但是,发生这种事情,让我怎么有脸面面对孩子们?所以一路上,三个人都没说话,在沉默跟尴尬中,终于熬到了家里。

  而回到家里后,我就钻到了卧室里,晚上都不想出来吃,我只想找个洞钻进去好了。

       绝配儿媳第三章——意想不到的发现之因祸得福

  都说临时抱佛脚抱不到,那么临时想钻洞,就是给你洞,你都不知道能不能真的钻进去,所以发生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但是这时,最头疼的是要面对邻里乡亲,老婆跑了,大家还能出于同情,不会太过分的嘲笑什么,但是这要是再被他们知道嫖娼被抓了,那不成了那些长嘴舌们茶余饭后的笑料啊?

  所以第二天,我就像刚嫁到陌生地方的新娘,竟然在这生活了50多年的村庄不敢出门见人。让我更没想到的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小夏竟然扭扭捏捏跟我说什么:「爸,你还年轻,如果再找一个的话,志浩也不反对··」

  可能这本是儿子儿媳的一番好意,但是处于恼羞成怒中的我,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把我气死了,于是怒斥道:「不就进了一次派出所,不就被抓住一次吗?很丢你们的脸吗?谁叫志浩他妈跑了啊?你们现在是不是巴不得我立马买一个女人回家,省的惹你们担心?」

  小夏一听慌忙解释道:「爸,你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是,现在是21世纪了,有些陈旧观念可以抛弃了,爸你还不老,找一个还有人陪你说说话,也就不会那么孤单啦!」

  小夏说得其实挺有理,也挺贴心的,但是当时的我就像刺猬,一听儿媳说我因为孤单寂寞忍不住找女人,我就像被人揭穿了面具,立马冠冕堂皇地编出借口说道:「21世纪怎幺啦?21世纪就可以不讲究礼义廉耻了?就可以大街上随便找女的带回家当老伴了?我孤单什幺?要不是那晚你穿的那幺性感……」
  我慌不择言想要挽回作为长辈的尊雅,但是反而越说越尴尬,只见小夏低着头在那红着脸,气氛都要尴尬死了,但是毕竟自己年纪大,见此我立马干咳几声,话锋一转便侃侃而谈:「当年我穷,女人都没人愿意嫁给我,是你婆婆不嫌弃我,20岁就跟了我,虽然也经常吵吵闹闹,但是夫妻之间磕磕碰碰很正常啊!老古人说,糟糠之妻不可弃,你婆婆还是被我气走的,我要再找一个,还是人吗?」
  其实这句话倒是我的心里话,但是并不是我多么爱我那离家出走的妻子,而是如果再找一个,太麻烦了,都这个年纪了,谈爱情,那纯属扯淡,为了生理需要,我还不如偶尔去几次足浴店,随便找个老婆,过的好还行,过的不好,整天吵吵闹闹的,那还不如一个人轻松自由,实在寂寞了,一年去几次足浴店,也真的花不了多少钱,所以还真的没打算再找一个。

  而小夏对我的不知道是深信不疑,还是为了化解尴尬,我一说完,小夏就趁势说道:「爸,你真是个好人,不知道志浩能不能像你这样好··?」

  这时。我感觉我终于找回了一个长辈该有的尊严,所以有点自鸣得意地说道:「呵,这个你放心吧,只要爸还在一天,志浩那小子要是敢做什幺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尽管告诉我,我打死那兔崽子。」

  小夏在得到我的承诺后,「格格格」地笑了起来,而且那笑声就跟铃铛一般清脆动听,听得让人无比舒服,而且竟然还甜甜地说道:「谢谢爸··」

  这可能是我听到过最舒服的谢谢了,原来谢谢也可以说的这么好听,让我感觉太舒服了,这让我竟然又不由自主跟小夏说了很多当年的往事,我本以为小夏作为一个年轻的新时代女人,哪有闲心听我啰嗦。

  但是没想到的是,小夏在那杵着下巴,非常认真地听我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这一下打开了我的话匣子,我当时的心情,就像决了提的洪水,一下说的话,比我跟小夏这几年说的话还要多。

  尤其小夏那温柔认真的聆听的眼神,竟让我全身像被电了一样,我也被小夏感染了,说话也温柔了轻声了很多,而且我竟然开始反思了自己,如果当年我的脾气能像现在这样温和,如果当初妻子能向小夏这样有耐心,结局会不会不像现在这样呢?

  而当我故事快说完时,小夏还非常善解人意地说道:「恩,不管爸做什么样的决定,我跟志浩都会支持跟理解爸的,爸不要有心里负担,一家人开心快乐最重要··」

  小夏的「出口成理」,让我竟然那么心悦诚服,我顿时感觉暖暖的,但是要命的是,我竟然爱上了这种跟小夏聊天谈心的感觉,哪怕说上一句话都觉得无比舒服,但是很可惜,从这以后,小夏就没再主动跟我聊过天,志浩一下班,就像个猫咪一样跟在志浩的后面,看的我好不羡慕。

  所以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偷偷观察小夏,后面我自己都害怕,我竟然用一个男人的眼光在欣赏我的儿媳,我知道这不应该,但是却又无法忍得住:小夏那红润的嘴唇,能说会道的丁香小蛇,柔情似水的眼神,还有跟志浩撒娇时的嗲嗲样,带小宝时有板有眼的认真样,做家务时的细心样,当然还有那白皙迷人的身子,喂小宝时若隐若现的酥乳···我想忍住不去想,但是却不能控制啊,天啊,我感觉那几天真的欲火高涨,简直要疯了,所以我竟然像小伙子一样开始打飞机,而且每次打完都觉得恶心死了,但是过不了半天,竟然又欲火高涨。

  就这样直到几天后的一天,小夏出门带小宝去玩,我一个人在家收拾家务,无意中看到洗衣机上面有一条了小夏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的内裤,这贴身的「原味内裤」,顿时让我惊呆在那,我开始找借口,心想,机会就一次,让我发泄一下吧,也许这样发泄完了,可以减少对小夏的幻想。

  所以我自欺欺人的闭上眼睛,然后把小夏的内裤裹在肉棒上,不知道是震撼还是激动,这让我双腿都兴奋的站不稳,脑袋兴奋到极点,那感觉真的好棒。
  但是真的是若想人不知道,除非己莫为,就在我龌龊地享受快感时,小夏不知道何时回来了,只见小夏一只手抱着小宝,另一只手在逗小宝玩,而一看到在我洗衣机旁边,裤子还拖到了脚腕那,手里还拿着她的小内裤,小夏立马被吓得花容失色,「啊」地尖叫几声,就赶紧跑卧室去了。

  我也被吓得够呛,狼狈地穿好裤子,然后敲了敲小夏房门,但是此时房内没任何反应,我心想也是,这个时候小夏打死也不会开门,所以的便在门外说道:「小夏,都是爸一时糊涂,为了不让你尴尬,我出去逛一会,你在家安心带小宝··」。

  说完,不知道小夏有没有听到,我就心烦意乱地搭公交漫无目的游荡在街头,心想这下完蛋,怎么做一丁点坏事都会被发现啊,先是嫖娼被抓,现在拿着小夏内裤做这种龌龊事又被发现了,就算不被小夏赶出门,我又有什么脸面待在家里?
  所以当我路过几家职业介绍所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就钻了进去,然后找了看了一份保安的工作:包住,吃自己可以烧,工资3500,而且最重要的是连家还不算远。

  所以一个想法便在我心里产生了,既然发生了这么多尴尬,对自己儿媳都像中了邪一样着迷,那何不如出去打个几年的工,估计也能存个三五万的,况且现在小宝也快长大了,小夏一个人也带得过来了。

  所以我便简单像老板咨询了这份保安的工作,然后就去外面吃了点东西,心想还是等儿子儿媳睡了再回去吧,万一小夏把这件事情告诉志浩了,我还怎么活啊?所以能躲一时,就躲一时吧。

  就在我万念俱灰吃完快餐,然后漫无目的游荡在街头时,手机竟然响了,我一看,竟然是儿子打过来的,这把我吓了一跳,但是犹豫了一会,还是接通了电话,只见刚接通,志浩就说:「爸,你去哪了啊,小秋说(儿子都喊小夏叫小秋的)饭都做好了,叫你回来吃饭呢··」

  我一听儿子叫我回去吃饭,而不是一开口就破口大骂,这让我悬着的心放松了不少,于是我说道:「哦,那个啊,我出来有点事情呢,要不你们先吃啊。」
  「大晚上的,你能去办啥事?有什么事情明天再办吧··」

  「额,不行啊,我还在市区呢?暂时回不来,你们先吃吧。」

  「在市区?你跑到市区干嘛啊?要不要我来接你啊?」

  「不用了,等我办完事情再说,到时我再打电话给你吧。」

  「哦,那你注意安全,我跟小秋就先吃了··」

  说完,志浩就挂断了电话,而我也放心了不少,但是同样还是很担心,不知道小夏是不想跟志浩说,还是忙得没来得及跟志浩说。

  所以心中依然忐忑不安,就像判了死缓一样,但是没想到幸福来的那么快,那么突然,挂断电话没一会,一份「无罪释放书,或者说小秋的」不起诉决定书「就发了过来,只见手机信息滴滴响了,我打开一看,原来是小夏发过来的,而且还写道:」爸,为了家庭和睦,下午的事情我并没有跟志浩说,不过你以后要注意点了··「

  看完信息,我激动得难以相信,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贤惠的儿媳,就像一张海绵,把我的龌龊事就这样温柔地稀释掉了,所以我很感激地回了条信息过去:「谢谢你小夏,都是爸一时糊涂,绝不会有下一次了··。」

  发完信息,我长吁一口气,感觉心里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就开始往回走,但是可能时间有点晚了,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公交车,所以当志浩再一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就让他来镇上街我。

  上车后,我跟志浩谈了一下想出去打工的想法,我用商量的语气跟志浩说道:「你看我在家老闲着也没啥事,我去找了个门卫的工作。」

  而志浩一听我要找工作,有点惊讶地问道:「不是吧?家里又不是过不下去,还找啥工作啊?」

  「我看你们年轻人,压力也挺大的,我想趁着自己还能干的动,给你们减轻点负担啊。」从小就没为俩个孩子做什么贡献,有时候挺想帮他们一把,但是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志浩一听,不满地说道:「你在家照看小宝,不是给我们减轻负担吗?你找了工作,小宝谁带啊?」

  而我也有点不满,带小宝几天还好,一年下来,我带得也有点烦了,而且都怪志浩他妈跑了,不然怎么轮得到我一个大老爷们带小孩的,所以我也非常不满地吼道:「小夏不能带啊?你叫我一个大老爷们给你带小孩?啊,要怪就怪你妈不疼你」。

  说完,志浩气嘟嘟在那没说话,而我也有点后悔,父子之间本来就不怎么沟通,难得谈一次,结果还是吵架了。就在我带着郁闷的心情回到家里的时候,只见小夏若无其事依然神采奕奕地关怀道:「爸,吃了没,菜我给你热一下吧。」
  相比志浩跟我的争吵,小夏的温柔简直把我的心都快融化了,我愣了愣才说道:「别麻烦了,我吃过了,你休息会吧··」。其实当时我还想说:「看你一天带小宝累的,还要操劳关心我吃了没,小夏你真的太好了···」

  但是这句话我哪里敢说?这是儿媳,可是儿子的老婆,所以我便转身就去卧室睡觉了,不过,哪里还睡的着?尤其在洗完澡后,脑子胡思乱想的,更加睡不着了,我想着,这生活挺好的,而自己真的是在作死,我陷入了懊恼跟自责当中。
  就在我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时,第二天小夏的做法,让我又惊又喜,只见小夏找到我,语气有点不高兴,但是说话又不冲,气嘟嘟在那讲着:「爸,你真是的,听志浩说,你想出去打工··本来嫁过来,就没婆婆,现在又让我自己一个人带小宝,我以后还工作不工作了?日子还怎么过了?」

  小夏委屈地说着,让我一阵心痛,但是也很好奇,难道小夏真的不懂,我想出去打工,不就是想避开她吗?小夏真的一点不在乎昨天发生的那件龌龊事?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儿媳,一点不在乎她的公公多么鲁莽?

  这让我想不通,但也让我很惊喜,既然小夏求我留下来,那我就留下来吧,尤其在饭桌上,志浩说道:「看来还是儿媳妇比儿子亲啊,我叫你别出去打工你都不听,小秋一句话就行了··」。

  儿子的话,虽然是开玩笑,但是我依然有点心虚地掩饰道:「你们俩口子别跟我演戏啊,谁说都不好使,要不是看到我孙女没人照顾的份上,我才不管你们俩呢。」其实,我内心,还真的是看在小夏的份上。

  我刚说完,就把小夏逗得甜甜地在那格格格一阵笑,而且脸上的笑容那么自然,好像我对他从未做出过什么鲁莽的行为。

  小夏的笑容让我陶醉,小夏的不拘小节,让我神往,多么不计小节的女人啊,此时,我感觉小夏就像一个家长,而我成了孩子,孩子做错任何事,家长大人不计小人过。能有个如此大度的儿媳,真的是让我受宠若惊。

  从这以后,我便留在了家里跟小夏一起带小宝,而且没想到的是···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