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至卑微的人们(妈妈篇)】(01)【作者:莲心糖】
【至卑微的人们(妈妈篇)】(01)【作者:莲心糖】
字数:70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我叫张宁,男,今年25岁,出生在一个还算是殷实的家庭。父亲是生意人,不幸在我上大学那年死于车祸,但留下一笔不菲的财产,足够我和母亲维持一辈子。母亲叫陈阳,高中语文老师,颇有才气,上课时常常风趣幽默,引经据典,很受学生爱戴。妈妈今年45岁,身高160 厘米,容貌姣好,大眼睛,高鼻梁,烫
的小卷发。母亲据说当年也是大学的校花,虽然上了些年纪又许久不工作,却依然喜欢打扮得时髦靓丽,但毕竟岁月无情,曾经同样完美的身体却微微挺起了小肚子,这让母亲发愁不止,尤其是父亲去世后,母亲经常因青春逝去而自怨自艾,长吁短叹。其实在我看,只是曾经的骨干变成了现在的丰满,可以说是青春逝去,却风韵更甚。

  我天资不坏,在学校一直属于有灵性的学生,考入好一所大学对我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上了大学之后,由于父亲的突然去世,我消沉了好一阵,导致挂了两科,这使我失去了保研的机会。我三年前大学毕业,当时家里依然殷实,于是随便申请了个澳大利亚的研究生,心想大丈夫志在四方,出国看看总是好的。
  澳洲的研究生只有一年,国外的研究生课程对于中国学生是很简单的,基本都是之前学过的东西,随便混混轻松毕业,甚至我还在自己复习的同时帮助了许多其他同学,小和就是其中之一。

  小和是个女生,很漂亮的女生。小和小眼睛,小鼻子,给人的感觉像个小绵羊一样,说话也是软绵绵的,很温暖的那种。小和是澳籍华人,父母都是中国人,干餐馆的,据说在国内时,她妈妈是医生,爸爸是大学老师。我后来才知道,小和的父母属于对中国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的那种人,这让我很是不痛快。其实仇恨这种东西,有很多是没有根的,很多只是人云亦云。小和的父母若是今天还在国内,可能早已功成名就,可当年恰恰赶上了那个历史趋势,跟着大家一起对抗起了当局,再往后竟头脑一热,跑到了「民主」国家。小和的父母虽然有文化,英语却是二把刀,来了澳洲两眼一抹黑,除了在餐馆打工竟别无出路。小和父母来澳洲次年就生下了小和。其实他二人的艰难处境本是自找的,但因为看到了之后中国的蓬勃发展,对比现在自己两人一个厨师,一个楼面,心中不觉大为恼火,竟一口咬定中国是暴政,逢人便说,搞的自己在国内被人迫害过一样。小和就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虽然本性温柔善良,我却总觉得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乖张,只是当时没放在心上,直到我看到那一幕,但那时一切都晚了。

  话扯远了,现在说回来。小和那年大四,比我晚一年。因为是一个学院的,低年级的同学总会向高年级的要一些往年考题,中外皆是如此。我是国内来的,自然没有往届考题,但水平摆在那里,对低年级的同学基本是有问必答的,一来二去大家便熟识了。直到一天晚上,小和请我到了她寝室,我认真的讲,她认真的听。后来我们两人脑袋越来越近,脸越来越红,终于最后亲在了一起,就是这么容易。再之后的几次约会我们发生了性关系。小和的乳房自然很小,但乳头却长长的,性交的时候我喜欢捏着她的乳头,轻轻的扭一扭,小和便会很配合地浪叫几声。毕业后,我们情投意合,很快地结婚了。

  我是很喜欢看A 片的,而且看的越多,口味越重。开始是看岛国的Rock et
系列,因为有剧情,更有代入感,而且有些是教师和母亲的题材,看到本来高高在上的教师和母亲被调教的想母狗一样扭着屁股,会让我有些相关的联想,只是后来实在不会日语,又觉得剧情千篇一律,就失去兴趣了。后来接触了欧洲的Kink
系列,尤其是其中的ultimate surrender频道,多是关于两个女人赤身裸体扭打
在一起,胜者会各种虐待落败的一方,假阳具,小皮鞭等各种性虐道具都会用上,而且还有语言凌辱,很是刺激,可惜少了些剧情,而且欧美人被虐待时全是一脸的享受,总觉得被操的比操人的还爽,完全没有征服感。后来又看了日本Opera公司的屎尿系列,屎尿固然恶心,我本人是不喜欢的,但看到原本干干净净的女生受到这种最终极的羞辱,她们心中必然已经被调教的极其卑微,真的认为自己只配吃屎。虽然在日本做AV女优不算什么特大耻辱,但真的被人拍到吃屎,真假不论,恐怕演员的心里早已扭曲了吧。

  这些情景我当时只在A 篇中看过,没有想到我后来见到和经历的事情,早已远远超过了我所看过的任何A 片,甚至超过了我的想象力,甚至超过了小和的想象力。这是我们两个变态的人的共同努力的结果。

  其实,在我打字的时候,我的母亲陈阳就站在我旁边,大家看过本文题目,应该猜到得母亲应该什么都没穿,像个性奴的样子对吧?恩,猜对了一半。母亲确实早已是个性奴了,但是穿了衣服的。母亲带着一顶金色的帽子,哦对了,叫冕旒冠,十二条流苏垂下,她威严的神态若隐若现地露在流苏后面。母亲身上穿个赭黄袍,上面雕龙纹凤,很是气派,只是胸部的布料早被小和剪掉了,两只38E的丰乳露了出来,母亲的乳房是那种悬垂形,丰满,却天生的有点下垂,上了年纪之后下垂的更厉害了。显然,妈妈的扮相是京剧里的皇帝,而妈妈今天扮演的是自然武则天,正在侍立自己的儿子李贤批阅奏章。此时,我不经意的说:「朕自从逼宫成功后,就逼迫着贱母服侍身旁,贱母可有怨乎?」

  母亲故作严肃地答道:「贱奴亲事太宗,高宗父子,本已下贱至极。后又恬不知耻,窥探神器,又意图谋害儿子。幸儿子明烛高照,早知贱母卑鄙,逼宫一举成功。又命老母我这残花烂逼服侍左右,时常宠幸。贱母老奴我本该被做成人彘,供亿兆生民唾弃。谅圣主儿子宽恕,已倍感天恩,怎敢怨恨?」

  我很满意,笑了笑说:「不亏是语文老师,说的是真他妈贱。今天主子累了,想早点睡,贱人服侍吧。」

  我躺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妈妈知趣的跨在了我的身上,双手撑着床,有节奏地晃动这自己的身体,两只大奶子有节奏的摆来摆去,试图将我催眠。我昏沉沉的看着一摇一晃的两个肉球,想起了一年前因为妈妈的奶子发生的一次风波。
  记得那次母亲尿急,光着身子慌忙的往厕所跑,微微下垂的奶子摇来摇去,一抖一抖的很是碍眼。事出仓促,母亲从小和面前经过却忘了该有的礼节,没有想平时一样行跪拜礼。小和当时正做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母亲如此无礼,便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使劲一拉,母亲身子便正了过来对着小和。

  小和柔声道:「婆婆,你站在这里,挡着我看电视了,能不能低一点?」妈妈脸上甚至没来得及有任何表情,便「扑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我当时正躺在沙发上看《北魏史》,刚看到宋孝武帝和亲妈乱伦,正钦佩着古人的无穷的智慧,就听到妈妈跪地的声音,便抬起了头,知道又有好戏可看了。

  只见小和两手捏住母亲陈阳的乳头,拽得老长,母亲本来下垂的双乳被拽成了两个圆锥,青筋暴露,像是随时都要被拉破的感觉。母亲显然是吃痛的,拧着眉头,眼角处甚至已经渗出了一两滴汗珠子。但却不敢说一句话,只是一脸赔笑,显得特别滑稽。小和手里一松,母亲的奶子便「啪」的一声弹了回去。然后小和又抓住两个奶头,抻得更长。母亲的眉头更加扭曲了,眼神中透着极度的恐惧,但嘴上的谄笑也更大了。小和又松手,母亲的大奶子当然又弹了回去,只是比往常红了许多。

  小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如此一拽一放了五次,然后又靠在沙发上懒懒地看起了电视。大概过了五分钟,一集放完了,小和终于开口了,只听她柔柔的说道:「哎,婆婆,让女儿怎么说你呢?你看你,怪着急的,不给我行礼也就罢了,怎么从自己儿子面前经过都不磕头,天下有你这么不懂事的妈妈吗?」

  妈妈见小和终于开口了,暗中长吁了一口气,沉默有时比厉斥更可怕。母亲一脸敬畏,可能是怕我和小和听不清,大声回答道:「女儿刚才尿急,忘了规矩,天下原没有想女儿这么不懂事的妈妈。小和妈妈和张宁爸爸这么含辛茹苦地教育女儿陈阳,陈阳却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做不到,让爸爸妈妈蒙羞了。」妈妈回答得很卑微,却非常清楚,毕竟不是第一天调教了,有些说辞妈妈早已烂熟于胸,妈妈原以为小和只是一时兴起像平时一样找点事情。

  小和听了,脸色没有一点好转,只是靠着沙发,眼睛看着天花板,像是跪在眼前的这个女人完全不关自己的事,幽幽地说,却好像在自言自语:「妈,您的乳房真大,女儿羡慕死了。女儿就是想知道,是婆婆您的美乳好看,还是小和的小奶子漂亮?」

  妈妈突然想被雷劈了一样,想起了自己刚到澳洲之后对小和的颐指气使,又想起了自己似乎说过小和的身材不好,小和当时还略带愧疚地点头承认来着。这次定是小和看到自己的乳房,旧事重现,怒从心起,打算教训自己一番。之见妈妈颤声答道:「小奴的奶子虽然大,却没什么用,就像两坨烂肉一样,想给奶奶您当脚垫,只怕奶奶嫌弃,所以只有勉为其难地挂在胸前,让小和奶奶嘲笑,小和奶奶们多笑笑,是小奴最大的荣幸,这对破奶子就算没白长。刚才奶奶不嫌小奴脏,亲自用贵手调教孙女的乳房,孙女感激肺腑。奶奶的贵乳虽然小巧玲珑,但光满万丈,尤其是长长的乳头,小奴连想都不敢想,只怕自己肮脏的思维玷污了奶奶的贵乳。」

  小和听了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抚摸着妈妈的小卷发,像是在安慰一直受伤的小狗,温柔地说道:「既然妈妈这么喜欢女儿的乳房,那女儿让您多看一会好不好?就再看个十分钟吧。」

  妈妈莫名地害怕至极,身子像筛子一样斗个不停,早忘了憋尿那回事,黄色的尿液顺着大腿就流到了地上。但妈妈却不管那些,跪在自己的尿池中,口中大念:「陈阳谢奶奶恩典!」并大声喊道:「陈阳念奶奶大恩,当行三跪九叩之礼,三跪九叩,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肃拜。陈阳磕头九次,只因黄天厚土之恩,不及奶奶万一,忘奶奶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小奴。」三跪九叩,妈妈每念一个,便磕一个头,为了显示恭敬,妈妈特意用膝盖退后了几步,每次磕头都磕在了自己的尿池中。磕完九个头后直直地看着小和的乳房,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尿道里的尿液一直没停地往外流,自己却全然不觉。

  小和似乎没看见似的,又望着天花板,柔柔的说:「妈妈,家里的厕所坏了,可能要修三天,妈妈这三天能不能不尿尿?体谅女儿一下好不好?」妈妈不解:「小奴三天不上厕所会憋死的啊。但为了不弄脏奶奶的地板,孙女可以试试。」
  妈妈其实怕极了,心里真的打算三天不喝水,这样就不会有尿了。即使有尿,也只好半夜在床上尿,然后用尿均匀涂抹自己的身体,以免弄湿床单被小和发现。
  小和似乎很伤心,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但语气还是柔柔的:「也不是说这三天就不让婆婆您尿尿,只是厕所坏了,别尿在厕所里就行。但家里地板最好也别尿,渗水楼下会骂的。」

  妈妈好像幡然醒悟似的,赶紧表态:「奴婢听说老年人喝点尿对身体有好处,老奴正好可以尿在盆里,然后自己喝掉。主人明察秋毫,体谅下人,小逼不胜感激。奶奶若是不嫌我嘴脏,玷污了你的圣水,老奴连小和妈妈的也一起喝了好不好?」

  小和虽然心里变态,但绝对不是傻子,知道人喝尿身体自然会有问题,想到细水上流为上,自然不会让妈妈无端生病。于是转柔声为怒斥,道:「一会小逼一会老奴的,自己连个称呼都说不明白,真是弱智!老逼倒是有点孝心,念你态度恭敬,把刚刚那泼尿舔干净就好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晃你那破奶子!然后,三天之内的尿,尿到瓶子里,攒着给我爸那个老汉奸送去,那老不死的要是一口气喝不完,哼,那他就该死了吧。」

  妈妈如遇大赦,便赶紧低下头去,用嘴唇猛嘬着地板,一滴不剩的把自己刚刚的尿液吸了回去,然后很识趣地撅起屁股,放了个很响小短屁,这是小和为妈妈定的规矩,一声屁表示感谢,妈妈为了随时能放屁,每天都会吃一些豆子和萝卜,然后憋着。据妈妈自己说,其实也不算难受,只是肚子会有点胀,而且真放不出来,妈妈会用自己的嘴模仿屁声,我和小和自然不会为这种事较真。小和似乎很满意,心情也变好了,摸着妈妈的头轻轻地说:「女儿,你不是一直想学英语吗,妈妈今天教你一个单词,你自己喝自己的尿,这就叫sustainab le,知道
了吗,可持续发展。晚上用sustainable 为题目,写一首英文诗,明天交上来,
知道了吗?然后再写一首中文的,主题就是今天的感悟吧。」

  妈妈像小学生一样,一脸乖巧地拉着长声达到:「知道了~ 」。妈妈又怕小和不满意,补了一句:「主人亦师亦母,女儿万死难报主人只恩。」然后四脚着地地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第一缕阳光射进屋子的时候,我和小和还在睡觉,妈妈早已光着身子站在我们床前。妈妈脖子上挂着个小白板,白板挡在了妈妈的大奶子前面,因为妈妈怕小和再拿自己的奶子做文章。这时小和微微地张开眼,看到白板上写着:

  Sustainable

  Cunt, the dick I can not

  resist from my shithole

  plug on my suck ,

  Cunt, I eat my own shit,

  and shit becomes shit ……

  大意是:贱货,我无法抗拒的鸡巴从我的屁眼插到了我的嘴里;贱货,我吃了自己的屎,屎又变成了屎。

  小和笑了笑说:「老骚货,suck虽然可以指口交,但不能当名词用的。
  还有语法根本也不对,你是为了押韵乱填词啊。但立意还算新颖,我也懒得改了,算是过关了吧,背下来,周五家庭会议背诵,再编一段舞蹈,不要那种艳舞,那是婊子跳的。老骚货当过老师吧,来段广播体操,但过程中必须拉出三颗粪球,让宁哥乐呵乐呵。你自己设计吧。中文的呢?也拿出来看看。「

  妈妈转过身去,撅起了雪白的大屁股。妈妈的屁股并不好看,是属于很肥的那种,而且屁眼周围毛发比较旺盛浓密,看着很脏,屁眼本身是红的,但周围却黑的厉害,妈妈一直引以为耻。妈妈成奴后,我和小和故意没有处理她的屁股,是为了经常借此羞辱妈妈。记得有一次我招呼妈妈给我舔脚,但妈妈在拉屎,没有第一时间爬出来。因为事出有因,我也没怪罪。但事后被小和知道了,小和命妈妈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对着小和,红红的屁眼要保持一张一合,脸对着我。小和在家里的泳池边晒着太阳,喝着朗姆酒,一边和我聊着最新的电影,一边用镊子拔妈妈屁股周围的毛,一根一根地拔。妈妈脸对着我,一边嗦着我的脚趾,一边嗯嗯地吃痛,那次一共拔了100 多根屁毛。后来妈妈自己收集了被拔的屁毛,第二天在盘子上用自己的屁毛摆成「女儿错了,爸妈原谅」八个字,这个风波才过去。

  话说回来,只见妈妈的大白屁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

  慈母捏破奶,

  贱女唯吟吟。

  不知谢母恩,

  顽劣臭屁出。

  一朝终领悟,

  两眼泪潸潸。

  妈妈经过三年的调教,竟练就了一手能在自己背后写字的本领,虽然字丑,但大概能看清。

  小和会说中文,却看不懂汉字,转头问我:「宁哥,这上边写的啥玩意,歪歪扭扭的?」我看了看,说:「这是我妈在说你的恩情天高地厚,她曾经顽劣,现在领悟了,以后要听话呢。」

  「那婆婆写得咋样?」

  我想了想说:「小和,这个不是绝句,也不是律诗,叫古体诗。写得不怎么样,小学生水平。她一个高中语文老师绝不止这水平,一看就是敷衍了事。」我早上起床一般脾气都不太好,况且算是被妈妈搞醒的。

  小和顿时竖起了眉头,不悦地说道:「我当是诚心悔过,原来这么敷衍。宁哥,你说我对她怎么样?她反过来就这么对我,我……呜呜……」。小和好像真的哭了一样,像个小绵羊一样依偎在我怀里。我心里知道,小和只是心里变态而已,又喜欢演戏。若是我现在不求情,今天等着妈妈的不知道是什么。小和每天苦思冥想怎么调教妈妈,已经心力憔悴;妈妈昨天也喝了尿,身体上需要将养。
  便打算说几句好话。

  只是妈妈听了我的评论顿时怕的要死,身子不住地抖了起来,但依然不敢说话,由于背对着我们,看不见表情。只见妈妈好像在不住的颤抖,红红的屁眼像小嘴一样一张一合,仿佛在祈求小和的原谅。

  我知道,妈妈是不怎么怕我的,倒不是因为我温柔,而是她知道亲生儿子不能把自己如何。但妈妈怕极了小和,小和别看说话大都软绵绵的,生气起来大嘴巴子却啪啪地抽,声色俱厉的样子着实可怕。而且比起语言调教,小和更喜欢行动,而且是比较变态的那种。

  有一次妈妈发表了次对黑人种族歧视的言论,小和有一双巧手,硬是把妈妈的浓密阴毛绑成了了一个一个的小辫子,然后在每个小辫子下挂了个小铃铛。小和依然温柔的向妈妈解释:「陈阳,妈妈是为你好。女儿的阴毛是自然卷的,就像黑人的头发一样,你看妈妈给你绑成小辫子,漂亮吗?黑人也有黑人的美,女儿看看自己的小逼就明白了。」据我了解小和由于自己的某些历史,其实很是黑人,这次对妈妈的调教纯属心血来潮。

  妈妈没办法,只得乖乖地说:「小和妈妈,女儿知道错了,黑人也有黑人的美。女儿的小辫子真漂亮,谢谢妈妈。」那个月,妈妈只能把阴毛当成头发,每次洗澡都必须要摘下铃铛,然后拆开被绑起的阴毛,晾干了后再自己编回去,挂上铃铛。妈妈手笨,第一次自己从下午4 点搞到了半夜12点。那个月妈妈只洗了一次澡,导致最后几天我和小和都没怎么碰她。既然阴毛当头发,那头发自然就是阴毛了,妈妈收集了自己的尿液,每次上完厕所,都在自己头发上滴几滴尿,让自己头发骚骚的,这样小和才算满意。

  话说回来,现在妈妈的大臭屁股对着我们,屁眼一闭一合,像是在求饶。我看了心里烦,大早上的,还想再睡一会,变对小和说:「其实妈妈的诗也不是那么差,还是很有真情实感的,这次放了算是通过了吧」。

  小和真的很爱我,对我的话也从来不反驳。因此也就拍拍妈妈的屁股:「谅女儿孝心可嘉,这次就算了。对了,回到屋子记得拍照留念,然后自己洗出来放到家庭相册里哦。」

  妈妈赶紧急剧伸缩这自己红红的小屁眼,像是屁眼在说话一样,然后嘴里说道:「贱货陈阳谢谢儿子爸爸求情,谢谢小和妈妈宽恕。小红屁眼在这里替老骚货谢谢二位了。」说道「小红屁眼」时,妈妈说话时故意放粗了声音,像蜡笔小新一样,可能是她自己为屁眼特意设计的声音吧,总之我和小和都很满意。
  这样妈妈的奶子风波才算平息。

  妈妈知性有钱又有文化,只是到澳洲度个假,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的?这几年的事真的是说来话长,其实比起小和的父母,我们和小和对妈妈已经很仁慈了。话说这事要追溯到3 年前了,那年我和小和刚毕业,我硕士,小和本科……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