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宾的性半生】(132-135)【作者:通路】
【宾的性半生】(132-135)【作者:通路】
字数:12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32章

  两人回到宾馆,燕妮先给她妹妹打电话告诉明天的火车车次和到站时间。
  宾买好舞票领着燕妮来到宾馆顶楼的舞厅,两人随着快三,慢四舞曲轻松的翩翩起舞,随着气氛慢慢变得热烈,燕妮也开始变得兴奋。

  在舞会中间的黑灯迪斯科狂舞时间,两人像恋人似的拥抱在一起,宾的手按在燕妮的丰臀上,感到裙下光滑肉感没有布料,有点好奇的在快速闪亮的一明一暗的晕眩中撩起裙子摸到了光滑的圆臀和股缝。燕妮眼里闪着光芒激烈与宾接吻抚摸,松开宾的皮带手伸进裤子摸着刚才给她超级享受的阴茎,这个比自己大十八岁的岳母玩疯玩嗨了。

  灯光恢复后两人平复一下情绪,在悠扬的乐曲再次响起时,燕妮和宾小喘着气坐回角落的座位,在昏暗的灯光下她坐在宾的对面,对着宾问询的目光努努嘴,宾会意的伸手一摸裤子口袋里多了条柔软的内裤。

  燕妮调整了一下座椅,背对舞场面对着墙上不亮的暗红灯光,慢慢的分开双腿撩起裙边,宾挪一下椅子看着黑黑的腿间,宾瞪大双眼,试着努力分辨清楚它的细节,燕妮妩媚的眯起双眼,抿抿嘴唇。

  一首舞曲结束了,人们坐回座位,这时一个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孩走过来问到,「对不起,我可以坐这里吗?」

  燕妮说,「当然可以。」随手拿过一听没开的饮料,「来,你喝些饮料歇会。」
  「噢,谢谢!不用,不好意思,今天人有些多。」

  「你怎么一个人,」「不是,我们那张桌子有点挤。」可以看出她在掩饰着不快。

  燕妮说着话把身体转向女孩微微撩起裙子,正在用手扇风的女孩无意中看了一眼燕妮。宾看见她的手停在半空,两眼睁大盯在燕妮的腿间看了一会,她的裙子里是真空的!女孩有点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燕妮和宾,燕妮对着女孩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身体往前移,手按在女孩的腿上,贴在她耳边说,「有点不愉快,没事。他是我女婿,那个很厉害的。」没容女孩反应就接着说,「怎么样跟我们上去,保你难忘。」

  女孩面露惊异看见宾轻轻地摇了下头连说,「不,不。」,想起身离开。
  「没事你坐吧。」

  燕妮有点失望的回头看了一眼宾,准备起身嘴里说道,「就你多事,我们走吧。」

  又不甘心的回头对女孩说,「我们从这里走出去有十秒钟,你如果改主意就跟过来,想要钱也行,只要我女婿高兴了什么都好说。」

  燕妮走到舞厅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吓着了,我们要多等一会她也许就跟来了。」

  宾的手按在她的腰间,「有你就行了。」

  燕妮瞥了一眼宾说:「你一定背着小佩有过很多女人。」

  「您这可就是冤枉我了,林佩给你说的,还是您听到了什么传闻?」

  「那倒没有,可我看得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打麻将的时候,你站在我身后都往那里看,我是怕小佩和其他的人看出来。还有那天早晨我起来上厕所,就觉得那里不对,后来你不肯出来吃早餐。小佩喊你出来时眼睛还躲着我,我才反应过来都让你看光光了。」

  「那这也是您有意无意露给我的,」「好了,不争这些没意思的。」

  两人回到房间,宾进浴室洗澡,看见晾在架子上几乎被吹干的白色裤衩和西裤,难怪在机场躲着不出来。

  燕妮坐在圈椅里,飞机上历经劫难后的激情碰撞,是压力释放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可现在的两情相悦回去就不好跟女儿交待了,闭着双眼头靠在墙上想着。
  宾裹着浴巾出来,看见燕妮已开亮灯坐在圈椅里,身上还是那件连衣裙,裙边推高在大腿中间,这次可以比较清晰的看见她腿间那一丛黑色。

  听见宾出来燕妮睁开眼看着宾拿起裤子,从裤兜拿出那条紫色的薄棉内裤。燕妮内心荡漾,索性放下那些许的担忧,任其自然的过了今晚再说吧。宾把内裤贴近鼻子嗅着走到燕妮跟前蹲下,在她的注视下撩开裙子盯着阴阜。燕妮把身体往前挪挪更清晰的显露出所有,并不茂密的细毛盖在阴阜上,暗黑色大阴唇顶端小豆突起,大阴唇紧闭,底端有些许露珠欲滴,旋涡状的菊门轻微蠕动着。
  燕妮被盯的有点不自在,颤声说,「有什么好看的,你当是搞医学研究呢」,宾用手指分开大阴唇看见暗红色的小阴唇和洞口,用指头伸进去探索着里面的皱褶。「嘶」,燕妮轻声地吸气,「别看了」,宾抬起手指拉出细细的长丝,抬眼看着燕妮羞红的脸。

  低头伸出舌头舔在阴蒂上,在燕妮的「噢」声中向下舔弄到阴道口,同时举起手里的内裤,岳母会意的衔到嘴里,呻吟声变成「唔,唔」的哑声。

  燕妮双手推开宾的头,起身拿出嘴里的裤衩,脱去连衣裙,转一圈趴在床上撅起圆润的丰臀,诱惑的对着宾。这丰满身体也太白了,结实的大乳房,圆润光滑的翘臀,腰腹上抖动的肉,刺激得宾等不住用涨红的阴茎对住臀缝刺去,燕妮把屁股再往上撅让宾顶到了底,「啊,太长太粗了。」

  强烈的层层包裹和深入令宾血脉膨胀,宾抚住肉臀一下下有力的冲刺,没多久燕妮就扬起臻首,长长的「啊」了一声,迎来了她的高潮,大口大口的深呼吸着。

  「呀,太厉害了,」,「今天经的事太多,我有些累了,受不了,你停一下。」
  宾并没有停下继续着,燕妮上身无力的趴在床上,身体承受着冲击。过了一会儿,燕妮身体开始剧烈颤抖再次高潮了,大量的水被带出流在腿上,肉穴不断收缩痉挛,紧紧咬合着体内的肉棒,夹得宾舒爽无比。

  宾大开大阖的在燕妮的身后噼啪,在虐待心理的作祟下坚持,全然不顾燕妮近乎哀求的语气,「太多了,我太累了。」

  宾一边喘一边说,「坚持了,度过了你的疲惫点就有无限风光,你以前没有过的高潮今天就在这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来吧!」

  噼啪的声音快到几乎联在一起,宾在身体慢慢的缺氧中终于喷射在阴道深处,松开手坐躺到另一张床上,燕妮身体抽动软软的瘫在床上,白皙的身体染成红色。
  宾大喘几口气,咬咬牙起身抱起浑身是水的燕妮来到浴室,把她放在浴盆中,打开水龙头试试水温,关上浴室门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着了。过了一阵宾在开门声中睁开眼看着燕妮扶着墙走回床上躺下,起身有点怜惜的帮她盖上被单。
  「今天的是太多了,你也累了,好好歇歇吧。」又回到床上盖上被单睡觉。
  第二天早晨宾醒来时岳母早已起身,悄悄的收拾完毕,穿回了来时的裤装,以长辈关心的口吻对着被单里的宾说,「我先下去在大堂里等你。」

  待宾穿好衣服下楼,跟着岳母走出宾馆大门,岳母停住对宾说,「我不吃早餐了,车站这么近,别送我了,忙你的去吧。忘掉昨天这里的一切,记住回去后我还是你岳母,给我老老实实的!还有以后少找些别的女人,小佩可是一心一意的对你。」

  心里想起宾在上次酒醉中喊到的小怡,他和林怡到底有没有什么太过的关系。
  「你知道林佩不在乎这些,」宾回到。

  听到这句话后,岳母放弃了这个想法,我怎么开口呢,以岳母还是情人的身份去问,算了这种风花雪夜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胡说!女人没有不在乎的,只是小佩倒楣碰上你这么个花花公子。真不知道你怎么就让小佩这么认真的人默认了。可她是个要脸面的人,你要真整出什么让她下不来台的事,我也不饶你。」

  「好,我会小心的。」

  「记住,我是你岳母。」走了两步回头摇摇手。

  宾看着渺渺扭动的身影走过马路和广场,消失在人群中。

               第133章

  宾繁忙的来往于各个城市,许久没有机会与雷莺联系了,现在有了时间又赶上林佩不在家。雷莺在电话里说会介绍宾认识她的一个同学,应该与她不一样。按照雷莺的约定来到歌厅门口,雷莺和一个同龄的女友一起过来,介绍说是她的中学同学叫李群,个子比雷莺稍矮,圆脸五官端正,身体也显得稍宽。

  三人进了包间宾坐在旁边看她们唱歌,在李群唱歌时雷莺小声介绍,她的同学刚结婚不久现在算是与人合伙开了一间公司,想寻求更多的投资和市场,就想介绍给宾认识看是否有机会。

  而雷莺唱歌时,坐在后面宾身边的李群也没有更多的话。感觉她是在端着放不开,远没有自己做生意应有的圆滑和察言观色,弄得气氛不够热烈,宾提出早点散场可以就近到他的房间去坐会。看来雷莺早已安排妥当,李群知道会发生什么没有任何异议,三人来到租住的房子,进了门雷莺问李群,「你想喝点酒吗?」
  李群故作潇洒的说,「不用,大家都是成人。」,就开始脱衣解带,阅人无数的宾看出她在装逼。倒是牵线人雷莺明显是第一次拉皮条玩三人一起,显得放不开有点扭捏。

  宾的余光一扫,就看出这个女人是个有待开发的雏,充其量经历没有超过半年。李群的乳房就如两个倒扣的深碟,大平但不突出,腰身匀称,也没有什么屁股。皮肤光滑细腻,站着就可以看见腿间光洁的阴阜和一半紧闭无色的阴唇。与身边只能看见一小丛阴毛上端的雷莺形成强烈的对比,宾的心里一闪,「一个浅洞超高的白虎,两个一起来应该会有意思,我就喜欢这种奇葩。」

  雷莺同时也发现了李群的不同,两人上床后雷莺躺在床上靠在李群身边,看着宾也上床后分开她的腿细看那天成的颜色夸奖道,「百里挑一不多见呕。」
  宾用手指分开李群短小的大阴唇,阴蒂和阴道相隔很近,薄细红亮的小阴唇底端粉色也就可以放进一根手指的圆洞里肉芽水亮赞赏到,「清澈见底,是块美玉。」

  受到夸奖的李群已等不及的要掩盖自己有限的性经验,翻身骑在宾身上,试着想坐进阴茎去掩饰她的不足,可刚坐进龟头就感到困难,宾在她身下配合的用力向上一顶,随着李群的嘴张成了圆形,宾顶到阴道底部还没有被过开垦过的甬道和软肉,紧闭的阴道夹的宾一激灵。

  李群没有经历过这种尺寸的阴茎,身体没法承受如此强烈的刺激,手扶住宾的身体试图稳住身体。雷莺的一句话帮到了她,「他不喜欢这样,你躺下让他来。」
  李群脸色泛红借机躺下,宾把李群的身体拉到床边,想着这样的紧涩阴道多些水就更好了,看着雷莺说,「你过来,」雷莺有点扭捏两腿分开的趴在李群的身上,菊门漂亮的褶线正对着宾,一指之隔微开的洞口泛着水光,雷莺暗色细长的阴唇刚好叠在李群同色短小的阴唇上,一高一低的两穴彼此相邻,都没有毛发在侧,光滑反光。雷莺不大又柔软的乳房压在李群结实的平乳上,两人的嘴唇摩挲,雷莺伸出舌头舔着李群的嘴唇,鼻子,脸和眼帘。

  宾站在两人的腿间,用手把雷莺臀拉向自己的同时阴茎轻易的在水声中一捅到底,轻松进出几下宾把雷莺再推回两人的阴唇相接的位置。带出的水顺着雷莺的阴唇流到李群的阴唇上,借着水渍宾的阴茎勉强全部插进李群的阴道。宾来回上下在松紧不同,位置高低的阴道中频繁的轮换进出,带出两个女人大小不同的呻吟。

  此情此景虽然好玩,可很难全进全出,宾用手拍拍雷莺的屁股。雷莺起身躺在李群身边,两人配合的用手扶住腿弯分开大腿,拉开大小阴唇和尚未闭合的大小圆洞。宾开始轮流在两个不同的阴道里深入浅出,双手同时把玩完全不同乳房和腰腹,全身心的刺激,紧缩的新鲜阴道很快就让宾无以为继,赶紧深深的顶进雷莺阴道深处大股的喷进体内。

  雷莺从厕所回来,看着宾和李群躺在一起,虽然两人的嘴唇没有在接吻,宾的手按在结实的平乳上抚摸,再一步步的滑过腹部,手指在光滑的阴阜上摩挲,李群交叉在一起的脚扭动着。

  雷莺知道今天第二次的主角不应该是自己,没有理会宾的招手对着李群说,「我得先回去,你们慢慢的细水长流。」

  宾停下手里的动作说,「我送你下楼,」起身穿衣服。

  李群坐起来招招手,贴着雷莺的耳朵嘀咕了几句,雷莺点点头走到门口回头对李群摇摇手,来到楼下雷莺说,「时间还早,你们玩得高兴点,」「干吗走这么早,」「我怎么和她比,还新鲜着呢,又是个白板。」声音里透出羡慕与回忆。
  宾回到房间看着依旧裸着仰躺在床上的李群,对着光亮的阴阜夸奖说到,「你这样的可是不多见呀。」

  「你真的不介意我们白板?」

  「水天一色,风月无边。奇!才更有趣。」

  李群不再装逼看见随手再次脱掉衣物的宾站在床边,起身用手握住早已昂扬的大鸡巴略显笨拙的缓慢撸了几下。

  宾感到她的业务不够熟练,手往腋下一伸带起身体,连贯的把屁股一托就硬顶进依旧十分紧涩没有多少开发的阴道。李群被托着上下咿咿呀呀的呻吟着抱住宾,「这样太里面,顶死了。」

  李群在不同的姿势中不断的惊奇与惊喜,当宾来到床尾双手一转李群矮小的身体就跪趴在床上,再一托起腰臀宾才半弯着腿从下面斜直的冲进吃惊的身体,李群嚷到:「呃呀,别像动物似的,人怎么能这样。」

  「你还太嫩,要学的东西多了,学的越多乐趣越大。」

  宾不为所动一顶到底,开始一下下的大力开阖,没几下李群就开始求饶,「我真的不行了。」

  宾停下来松开手看着她的身体缓慢的软在床上,只好把她摆扶的躺在床边抓起两条腿,不再说话快速的在紧密的阴道中抽插,李群面部现出痛苦状,发出压抑的尖声呻吟,宾在李群身体的抽动中用手接挡住自己的第二股精液走到厕所去洗手。

  李群软软的躺在床上浑身的汗泛着水光,无力的对进来的宾说,「雷莺跟我说你厉害,还真是的。」

  宾没有答话用毛巾帮着搽拭她身上的汗水,李群继续在宾手的爱抚中说,「你就该把雷莺留下,别早早的放她走。」宾点点头算是回应。

  李群缓过劲穿上衣服在宾陪送下回家,在家属院门口李群停下说,「就到这里吧,谢谢你送我回来。」,又回头感慨地加一句,「人跟人的差别也太大了。」,算是说再见,宾看着消失的身影转身回家。

  宾第二天下午有意路过李群的公司,是一间面积不大的面街办公室,只有李群一个人在,她有点意外宾会过来起身来到门口,两人站在门口客气的聊着。宾提起雷莺说公司寻求机会,那么你们有什么长期的打算,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详细谈一谈。李群客气的回答这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清楚的,现在只有我一个走不开。宾看出她没有想进一步深谈的意向,也许只是雷莺找的由头自己误解了,就客气的说有机会再接触告辞离开。

  宾回头再看一眼转身的李群,要碰到一个对板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想着这几天应该叫雷莺过来还是联系一下余杨。

               第134章

  琦云副总经理并没有介入宾小心翼翼开展的羊绒和丝线业务,她只关心帐面上的创汇额度和换汇成本,总经理完全掌握着所有的过程,严格控制其他人员的介入程度。

  一心想参与其中的虞敏找完林佩,并没能等到想要的下文。宾对她更是带答不理,相关的几个人还是继续着公司的业务,只是更加小心,多数时间出差时机都错开了,连闲话也没人传了。

  虞敏就开始直截了当的向总经理提出要参与到宾做的这些生意中。当总经理以业务在扩大,增加人手为由要把虞敏塞进来时,宾不知道总经理为什么一定要把虞敏放进来,也没有打听她都在做什么。委婉的表示她的业务能力和英语水平都不行,加人也不应该是她。如果公司一定要她参与其中,可以交出所有业务,但绝不与她共事这种需要特别小心的业务。

  总经理当然不高兴宾的这种舍我其谁的样子,借口外销需要扩大美国市场为由把宾调回外销部门,所有业务交给虞敏,准备陪公司侯书记去美国考察。
  宾出于对公司的认真负责,还是七七八八的写了几张纸的客户情况,作业流程和注意事项,把相关的业务交给虞敏,自己留一份底以备不时之需。

           ***  ***  ***

  89年的春天来得有点不一样,政治环境有些纷乱,人心也在浮动。宾一回到外销部门马上就被副总经理抓住先担一下业务,要求参与其中发现和解决问题提高效率。

  宾一边介入外销业务,一边不情愿的办理签证文件,有点心不在焉,直接按办公室给的名片把侯书记原有名片上的职务,书记和副总经理都翻在文件上。寄给省签证办公室后才发现要用只有副总经理的新名片,没办法只有报告失误挨训,自己飞过去补救,通篇仔细的检查一遍所有文件无误。松口气离开办公室看着乱哄哄的街道广场,没作太长的停留又飞回来。

  国内的五月初有点忙乱,宾到家没多久,小姨子就来了。听见敲门林佩打开门一看,「小怡,快进来,吃了没有。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多快,来回跑。」
  「在家吃过了,不找你。姐夫回来了吧,我找他。」

  林佩开玩笑说,「你属狗的,他刚进门你就闻着味跟来了,盯着我老公这么紧干吗。去吧,客厅里看电视呢。」

  宾正在看刚开始的新闻联播里有关广场上的报道。林怡坐到旁边,头贴在宾的耳旁神秘的问,「你有去广场吧,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宾没有明白她的意思,「气氛呐!」

  林佩站在客厅门口看着妹妹兴奋放光的两眼和身体动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林佩对宾的开放态度也有了变化,为什么两人之间配合得越来越好,宾还是找寻各种机会呢。反正也管不住,那么一探究竟他和别人都是怎样的想法变得强烈起来。宾扫了一眼林佩饶有趣味的眼神挪开位置回答,「一群人乱哄哄的,主要是学生,起哄的人多,也没个主要诉求。我看就是促一促政府反思一下,离成事还远。」

  「保守,你才刚过三十怎么就有这样的看法,那么多人。」

  林怡转头对着林佩,「姐,你怎么看。」

  「我!什么都不看,就看着你姐夫。」

  「哇,你就是一家庭妇女,孩子都还没有呢,怎么嫁给他后变成这样,一点都不关心时事。」

  「你呀,给你说过很多遍了,少参与其中。」

  林佩想起了宾带回来的内衣,「好了,先来看看给你买的东西吧,说是可以修身唷。维密的!」

  「啊,维密,我听说过。」

  林怡的眼里又有了刚在的兴奋光芒,起身冲出客厅,「让我试试。」

  在悉悉索索的声音中林怡问,「呃,这怎么和你的有点不一样,这些都是雷斯花边的,而且薄透。」

  「我的是修身的,穿在衣服里面。你的是给人看的,穿在身体外面。」
  林怡没闲着,把上身探出门口,年青结实的乳房漂亮的上半部分在还未系紧的的胸罩中像一对玉兔跳动,下面是一小块光滑的肚腹。

  「我们室有两派,观点不同争论得很厉害。我当然是多数派,要尽快政治改革,政府军队国家化。还有,」林佩把妹妹拉回去,「诶呀,让他看光了。」
  「你呀,没事少说话,多看看书,别瞎参合。」

  「为什么?」

  「嗯,就是不一样,真好看!我再试一下这套。」

  「哇,这套更好,就是遮的太少了。咿,这是我的尺寸。」

  「想要吗?他给你买的。」

  林怡犹豫了一会声音变低,「算了。」

  「为什么,没事。小姨子本来半拉就是姐夫的。」

  两人又嘀嘀咕咕了半天,林佩的声音又清晰了,「咳,今天睡在这里,别麻烦了穿上这件,省得一会洗澡再脱。好了去吧,继续你们的政治话题吧。」
  一提起这个林怡又来了精神,穿着一件林佩密实的长袖藕色睡裙出来,倒是一点不露垂感十足。

  「呃,姐夫,我们谈到哪了?」

  「你要低调,少掺和。我看老百姓还没有准备好,还是先经济改革,多坚持几年,等国家人民都富裕了。慢慢的再摸索着看往哪里走,政治改革不像经济改革没有改正的余地,中国人还是慢慢接触民主,消化消化再说。」

  「你们就是既得利益者,才反对政治改革,愚民思想。」

  「大家都是既得利益者,别把自己撇那么干净。我们你们,还有广场上的,没有改革也没有今天的这些。」

  丝绸睡裙太过柔软,站着倒还好,可林怡一坐下又激动得手舞足蹈,所有贴到肉的部分就跟没穿一样,显露无疑。也穿着睡衣的林佩站在门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随手关上客厅的门。宾边说边欣赏小姨子这年轻美妙的火辣身材,「我看没那么容易,老辈们是从血里火里闹革命打出来的这个国家,改革还是慢慢来,先富起来过上好日子,这么多人再乱起来就收不住了。」

  电视上正在播放着殇的电视片,宾也承认它的拍的不错,有一定的煽动性,「我不喜欢这样低沉,阴冷,悲伤的画面和语调。同样是黄河这么一拍就成了落后的代表,把几千年的文化说得一无是处。没有博大精深,坚韧包容,怎么可能发展坚持到现在。别净挑那些阴暗面,落后说事。中国封建专制太久了,过度需要时间。」

  又对低头想事的林怡说,「多读读书,反复想一想,明天醒来看法就会不一样。」

  林佩合时意的进来,「好了,洗澡去吧,你姐夫说得对,明天醒来就不一样喽。」

  用手扶着林怡的身后推她去卫生间,就几步小姨子瘦高的后背,细腰,特别是臀部的曲线形状完全被宾看在看在眼里,宾明白老婆是故意的要把小姨子留在家里。

  林佩已经几次有意在妹妹旁边与宾条调情,开始是好玩觉得刺激,两人的表现都很高。后来宾当着林佩的面都敢揩小姨子的油,偷看林怡。林怡找男朋友又一切比照姐夫,还表现得十分亲密,林佩明白迟早会发生什么,与其那样让两人躲着她偷情,还不如由自己引入,一切皆可控制,还满足一下三人行的好奇心。
  林佩故意没关门,只留了一盏侧后的落地灯,坐到宾的旁边与宾湿吻,手伸进裤子抚摸早已坚硬无比的阴茎。听到淋浴的水声停了才解开裤子扒下裤头趴在宾的腿上,滋咋有声又念念有词的给宾口交。还夸张的撩起睡衣背坐进宾的阴茎,做戏多于实际,弄出各种声响呻吟,灯光把她耸动的身影投射在门口的地板和墙上。

  直到林怡忍无可忍的把餐厅的椅子在地上挪了一下,林佩才放下睡衣出去故意说,「诶哟,不好意思,情到浓处忘了关门,你怎么洗的这么快,你先进去吧。」
               第135章

  林佩在林怡身后关上卧室门走到沙发跟前关掉落地灯,在黑暗中用舌头舔一下宾的耳垂,「一会进去就是你的了,让你捡了便宜。二十三了,我问过她多次,说是就要找你这样的帅又体贴,还多金的,别不好意思,也别说你是柳下惠。打我们结婚后你那眼睛已经在她身上转了好几年了,今天你们两个就如愿吧,我不会打搅的,你们有的是时间,完事后看她要待着还是回家。」

  林佩走到卫生间门口又返回来拉起还坐着的宾,帮着脱掉裤子把宾推进卧室对着里面说,「你们好好聊。」

  门在宾的身后关上了,宾已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没有看见床上有人,小姨子从身后抱住宾,结实的乳房贴在宾的胳膊上。此处无声胜有声,宾把林怡斜抱在怀里,嘴压在唇上深吻,一只手在后背抚摸内心期盼已久的细腰和屁股。

  宾在林怡的喘息中,用手撩起睡裙,手指直接贴在光滑的大腿上摸到圆鼓的阴阜,中指越过不大的三角丛林,按在圆凸的阴蒂上,林怡「哦,」的一个长吟身体软在宾的手中。宾熟练的两手一倒从头上脱掉林怡身上的睡裙,横抱起软滑的裸体,在年轻的体香中用嘴吸住细小的乳头,两步把小姨子放在床上,急不可待压上去,分开她的腿在小姨子的「啊,」声中突破阻碍缓慢的顶进紧密的甬道,一路爽快前行直达穹顶。

  「噢,」这他妈也太舒服了,终解夙愿。

  宾没有停留就开始开垦这片自留地,用手扶起小姨子的双腿在「哼哼唧唧,」的呻吟中一下下的深入浅出,享受这份酸爽的痛快,没多久宾的鸡巴感到一股热流从阴道内底涌出,林怡在「啊,」声中身体绷紧挺起又落下,宾拔出阴茎低头亲了一下小姨子的脸说:「好好歇会。」

  起身走出卧室,林佩早已打开灯心有灵犀光着身子默契的站在门口,一脸妩媚急不可待的转身手扶住客厅的门框弯腰撅起翘臀,「就知道你,快来吧!」
  宾一挺身插进老婆的阴道抓住腰臀快速的「噼啪,」抽动,在林佩连续高亢的「呃哟,」呻吟中一泻如注。林佩从卫生间回来走到坐在沙发上宾身边低声问,「你要进去吗?」

  「不了,看看她好吗?」

  「没事,别担心。」林佩关上门,一会暗淡的灯光从门底透出来,宾听听没大的动静,关上客厅的门躺在书房的小床上上睡着了。

  早晨林佩轻声出来关上卧室门,喝几口宾准备的牛奶低声说,「还睡着呢,哭了小半夜有点累了。」

  「怎么了?」

  「瞧把你担心的,没事。有点感动,问呀讲呀滴里嘟噜了一大堆你的事。有些我都不知道,这些我们以后再算,我去上班了。」

  出门前又叮嘱到,「一会你悠着点她还是个雏,没几个受得了你那么长时间的猛劲,让她喜欢上就好,来日方长。到你出国前把她多叫过来几次,就没那么多时间耗在其他的事上了。我会帮她请假,别忘了也打个电话去公司。」

  「我?现在我是无事一身轻,还得谢谢你那同学。」

  林佩走后林怡一上午都没有出来,宾有点担心开门一看,小姨子半坐在床上,身上穿着那件藕色睡裙,手里拿着那些维密无聊的看着。见宾进走来转身面向窗户,宾坐在空出的床上,隔着睡裙按在林怡的肩头问,「生气了?」

  「生什么气,又不是你强迫我。」

  「吃点早餐再休息一会。」

  「要你喂我,」宾看着小姨子撒娇的模样,转身端着早餐进来。林怡没有伸手用嘴接住宾手扶的杯子一口口喝完牛奶,几滴奶汁滴在睡裙上散开,又张嘴吃下煎蛋。宾拿起餐巾纸想帮林怡搽去挂在嘴角溏心的蛋黄和唇边的奶迹,林怡摇摇头「嗯,」的噘起嘴唇,宾弯腰亲在唇上,两人用舌吻抹光红唇。

  林怡满意的拉住宾的手头靠上说,「陪陪我。」

  宾也半躺在床上,林怡转身半趴在宾身上,头埋在宾胸前喃喃地说,「我姐真是大气,什么事都能容得下想得出,还有说头。」

  宾用手轻抚着小姨子的后背没有说话,林怡接着抬起头看着宾,「不好意思,我说走了嘴,提到了卓淼淼,我姐还问了半天。」

  「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俩同时不见了,我跟着马姐在江城逛街看见的东西与她带回来的一样,一问她就说了。到现在见了面都一直有问你的情况,关心着呢。」

  「卓淼淼背地里利用我和我哥的关系进的银行。」

  「不会吧,她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一直念着你们的好呢,你们之间应该有误会。」

  林怡说着卓淼淼眼里有了雾气,脸色发红爬到宾的身上,头伸向宾嘴唇接在一起。宾的双手按在林怡的圆臀和大腿上来回抓揉,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宾侧过身抓住睡裙边往上,林怡配合的一抬腰臀,软薄的丝绸堆在腋下。宾低头吸吮嫣红的乳头,林怡脸色渗红,张嘴低喘起来。宾再挪到腿间,分开腿细看刚变成少妇的小姨子,不大的三角毛发盖在圆鼓的阴阜上,勃起的阴蒂从不大的两片细薄小阴唇顶端探出头,大小阴唇的颜色淡如肤色,细小的阴道口边缘有一条不规则的细长红线,依旧散发着少女淡淡的体香。

  宾伸出舌头抵在洞口往上分开贴在一起的小阴唇,在林怡的呻吟声中从红色的内缘一路舔到阴蒂,含进嘴里。再用舌唇吸吮林怡阴道口的涓涓细流,把中指伸进阴道抽插一阵,再往里在阴道壁上摸索,林怡身体一抖双腿一夹大喘着说,「姐夫你停一下,我不行了。」

  宾缓慢的抽出手指,把湿漉漉的手伸到小姨子的嘴边,林怡眯着眼睛勉强用嘴啄住手指吸吮上面的汁液说,「你们就会欺负我。」

  「你再歇会,我先出去。」

  宾起身在小姨子疑问的眼神中走出卧室,关上门来到厨房准备午餐。林佩中午一进门看见餐桌上的饭菜低声问,「她还好吧!」

  「挺好一直在床上。」

  林佩还是不放心的走进卧室,宾回到书房关上门开始罗列去美国的事项。林佩打开门说,「吃饭吧。」

  「我提前吃过了,怕她白天不好意思三人面对面。」

  林佩关上门趴在宾的耳边带着嫉妒轻声说,「你个家伙真是魔星,她说你没做,我听了后给她一解释说你是心疼她,那眼泪立刻劈嗒的就出来了,感慨碰不上你这样的。下午我请假带她去逛街,过两天叫她过来就完满了。」

  宾接住话说,「要你和她一起回来,」「这还用你说,你好什么我还不知道。」
  林佩说着手伸进裤子握住宾坚硬的鸡巴揉了几把,「忍着吧,我去吃饭。」
  走到门口回头自问自答道,「你有对我这么好过吗?知道有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