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與她的學生們-嬌妻被她的學生們調教
妻與她的學生們-嬌妻被她的學生們調教

她站在講台上,面色潮紅,雙眉微蹙,兩條腿夾的緊緊的,不肯走動一步。

如果有學生能用鏡子看到她的裙底,會發現在黑色絲襪的盡頭,粉色內褲的頂端,

有一個圓柱型的突起。



那是一個15cm長的按摩棒,已經完全沒入她的體內。由於重力和她體內

擠壓的關係,按摩棒在不停地於內褲的彈力做鬥爭,微微的、不斷的上下移動,

不停地刺激著她的身體和理智。使她講課的聲音變得有些異樣,表情不太自然。



與此同時,大量的白色精液從她的體內緩緩流出,沿著黑色的絲襪慢慢下滑。

精液又濃又多,明顯不止是一、兩個人的精液量。



她不敢移動腳步,怕離開講桌後,被學生們看見順著大腿流下的精液。可是

這時,下面一個染著黃色頭髮的男生突然問道:「老師,今天你怎麼不寫板書了?

你不把那些單詞寫在黑板上,我記不住。」說完,他不懷好意地笑著。



「我,我,我今天有點不舒服,不寫板書好嗎?」她的語氣有些軟,帶著哀

求。



「老師,你還是寫吧。要不然我們記不住。」下面好幾個學生同時要求著。



「好,好吧。」她耐不住學生們的請求,慢慢地移動著腳步,轉過身去寫板

書。隨著她離開講桌,有些角度好的學生們可以看到她絲襪上的白色黏液。在黑

色的絲襪上,白色的精液是那麼的顯眼。



「老師怎麼把粉筆塞到絲襪裡了?」一個不大的聲音傳到了她的耳朵裡。



她的臉瞬間紅透,再也忍受不住,幾步跑出了教室,同時大聲說道:「老師

有點不舒服,這節課改成自習。」



她是我的妻子洋洋,一個私立中專的英語教師。26歲,164的身高,5

0公斤的體重和嬌美的面容,讓我為她著迷,為她瘋狂。在我的強烈追求下,她

已經成為我的嬌妻兩年了。在這兩年裡,我在她身上享受了無數的快樂。在我看

來,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這個女人除了能對別人說的方面好之外,不能對

別人說的方面更好。



尤其是她在床上的表現,讓我瘋狂,讓我癡迷。可是這些都不能對別人說,

讓我有些鬱悶。就好像我穿了一身高檔的衣服,走在漆黑的夜路下。周圍的人根

本看不見。這讓我想炫耀的心理無從發洩。



這天,是洋洋26歲的生日。我早早的請假離開公司,去市場買菜,順便去

取訂做的蛋糕。然後回到家,做了幾個精緻的好菜,打開了一瓶紅酒,還在飯桌

上擺了幾個蠟燭,就等她回到家,為她慶祝生日。



等到6點多,她還沒回來。平時這個時間應該到家了,我給她打手機,手機

響了好久也沒人接。於是我窩在沙發裡看電視等她,看著看著就睡著了。最近幾

天連續和她奮戰,我的體力早就透支了,她好像一點事也沒有,還是「性」致勃

勃。我以為他們在開會,正好趁著這個時候先睡一會養養精神,晚上再和她大戰

三百回合。



結果我一覺睡到11點多,她還沒回來。我有些著急了,再次打她的手機。

這次她接聽了,她告訴我,她馬上就到家了。很快,她就回來了,頭髮淩亂,衣

服褶皺,但是精神確很好,還有些興奮。她說,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的學生們知

道了,沒有提前通知她,就特意為她慶祝生日。她的學生們太能鬧了,有許多惡

作劇,所以把頭髮衣服身體都弄髒了。她向我表示歉意,讓我等了那麼長時間。



我也無話可說。她的學生都是18,9歲的年紀,正是能玩能鬧的時候。我

也沒有多想,等她洗完澡後就摟著她睡了。



等後來我才知道那天晚上發生的事。



事情應該從妻子生日的前幾天說起。她們班有幾個學生,父母非官即商,家

裡有錢有勢。這幾個孩子,即使不工作,這輩子吃喝玩樂都不用愁。所以他們都

不愛學習,因為學習對他們來說沒有一點用處。他們的家庭條件可以讓他們上大

學,但是他們不想上。他們的父母怕他們沒有約束,就把他們送到了這個職業中

專來。



妻子所在的學校,是以培養汽車維修,美容美法,烹飪,電腦維修等專業的

中專。畢業後就業都比較好。所以許多高中生畢業後來這裡學習手藝。這幾個富

商的孩子,都是18,9歲,20以內。他們根本也不學習,天天就是在學校裡

玩,泡小姑娘,氣年輕老師。學校的校長也不敢管他們,只是天天求菩薩保佑這

幾個孩子別鬧事就行。



在妻子生日的前一天,有一個孩子用鏡子偷看一個年輕女老師的裙底,把那

個女老師給氣哭了。作為班主任,妻子嚴厲地批評了他,並且是當著全班同學的

面,斥責他是敗類,給他當官的父親、經商的母親丟臉。



那個男孩也生氣了,摔門而去,臨走出門的時候突然回頭,對著妻子大聲喊

道:「你讓我在全班同學面前丟臉,我也要讓你在全班同學面前丟臉。比我更丟

臉。」



妻子也沒給他留面子,回他道:「我等著,希望別讓我等太久。」



「不會的。」那個留著黃色頭髮的孩子喊道。



他果然沒有食言。



幾天後,在妻子生日的那天,快下班時,他來到了妻子的辦公室。當時妻子

正在收拾東西,把手機、鑰匙等物品放在了拎包裡,準備下班回家和我慶祝生日。

見了他,妻子已經忘了前幾天發生的事,問他:「你來幹什麼?」



這個外號「黃毛」的男孩回答說:「老師,我是來道歉的。前幾天你批評我,

我頂撞了你。」



「哦,是這件事啊。」妻子想起來了。「沒事了,我早就不生氣了。已經放

學了,你早點回家吧。」其實是妻子自己想早點回家。



「老師,為了給你道歉,我特意準備了一個禮物。請你收下禮物再回家吧。」

黃毛道。



「不用了,不用了。」妻子不想接受學生的禮物。



「老師,你就別拒絕了。這不是什麼貴重的禮物,是很平常的,是我自己特

意為你準備的。」黃毛面上非常誠懇地說道。其實心裡卻暗道:「禮物就是我的

精液,是我特意為你準備了好幾天的。」心裡想著這些的時候,他還特意看了看

妻子那穿著黑絲修長的腿,和被緊窄短裙緊緊包裹著的臀部。



妻子歎了口氣,無奈道:「好吧。那我就收下你的禮物吧。禮物呢?」妻子

見黃毛空著兩手,又問道。



「我已經準備好了,跟我來吧。給你一個驚喜。」黃毛說道。



「好吧。真是拿你們這些孩子沒辦法,總玩小孩把戲。」妻子一邊說著,一

邊跟著黃毛走出了辦公室。



他們走過了幾個教室,又走過了一大段走廊,來到了存放體育器材的倉庫門

口。這個倉庫比教室小一些,有門無窗,平時放一些體育器材,也很少有人進來。

黃毛拉開了門,朝裡邊一指,說道:「老師,進去吧。進去就知道有什麼驚喜了。」



妻子根本沒有多想,直接就進去了。她剛一進去,黃毛立刻閃身跟了進去,

同時把門一關。這個屋子在整個教學樓的中間,是沒有窗戶的,只有一個門。當

門一關上,裡邊沒開燈的情況下,漆黑一片。



妻子一驚,故做鎮靜道:「你要幹什麼?」



黃毛回答道:「不幹什麼,給你一個驚喜。」他的話音剛落,屋子裡同時亮

起了5個打火機。5個男生舉著打火機唱起了生氣快樂歌。



妻子本來嚇了一跳,突然見到這一幕,真是又驚又喜。笑道:「原來是你們

五個小鬼,嚇了我一跳。」這5個學生都是妻子班裡的,是最調皮淘氣的5個。

他們5個總是一起行動,一起不好好學習,一起鬧事。平時妻子總是最操心他們

幾個。



他們5個當中領頭的,是一個大個子,足有1米8以上,全身肌肉一塊一塊

的,和健美運動員也差不了多少。父母都是經商的,家裡不缺錢,他本身也有領

導才能,把這幾個不好好學習的孩子全都團結到他的身邊了。這個學生姓王,他

們都叫他「大王」。



大王首先開口:「老師,我們幾個平時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得知今天是你的

生日,打算趁這個機會向你道歉。」說完,他們5個一起沖妻子鞠了一個躬,說

道:「老師辛苦了。」



妻子被感動得眼淚汪汪,連忙去扶他們,道:「別,別這樣。平時我對你們

也有些苛刻。我也向你們道歉。」



一個瘦得像竹竿的男孩從器材室的角落裡拿出了一個蛋糕,上邊插了兩個蠟

燭,用打火機點著了,捧了過來。「老師,你許個願,吹蠟燭吧。」



妻子閉著眼睛許了個願,然後吹了蠟燭。幾個學生圍了過來,七嘴八舌的問

老師許了什麼願。妻子本不想說,被纏得受不了,就說了:「我許的是,你們幾

個以後都有出息,出人投地,而且還能經常回學校來看看我。」



黃毛的眼睛裡閃過一絲愧疚之色,沒有出聲。大王岔開了話題,道:「老師,

我們來吃蛋糕吧。」



「好。」妻子點頭後,拿起刀來,把蛋糕切成許多小塊,很5個學生一起吃

了起來。他們邊吃邊聊,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一個多小時。學校裡的人早已經走光

了,就連打更的老頭也不知道器材室裡還有這麼幾個人。開始他們還是站著邊吃

邊聊,後來就是坐在地上。再後來,幾個人越說越放得開,就開始邊鬧邊吃。先

是幾個男生互相把蛋糕往對方臉上身上摸。妻子在旁邊笑著看著,後來他們就把

蛋糕也往妻子臉上摸。妻子也回摸,最後摸得全身到處都是奶油。幾個人在地上

連滾帶爬。



「幾點了?我該回家了。」妻子鬧夠了,突然想起了我還在家等著她。她想

看看幾點了,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機放在辦公室裡的拎包裡。那時我都打過好幾個

電話了,妻子根本也不知道。



「才5點半,剛下班沒多久。」麻桿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錶,回答道。麻桿就

是瘦得像竹竿的男孩,個子也不矮,也快1米8了。



「老師,別著急走啊。我們還有禮物要送給你呢。」黃毛也說道。



「這蛋糕不是禮物嗎?」妻子問道。



「這當然不是。我們每個人都給你準備了一件禮物。你高興不高興?」一個

外號「胖子」的男生說。



「太好了。我好期待啊。」妻子笑著拍手道,臉上還帶著奶油。她和這幾個

男生玩耍,好像自己也回到了學生時代。她沒有注意到,那幾個男孩盯著她的眼

神,已經有些不一樣了。



「這可不能輕易的讓你拿到。得增加些難度才有意思。」黃毛道。



「好啊好啊。」妻子興奮道。她最喜歡這些有點小情趣的事情。「怎麼增加

難度?」



「你來猜禮物,你猜對了,你可以要求我們5個做一件事。如果你猜錯了,

你就要答應我們一件事。」黃毛又道。



「那不行,猜東西太難了。」妻子最關心的居然是怕猜不中,而不是關心答

應的事是什麼。



「不會太難的。我們會給你5個選項。裡邊有一個是正確的,你選一下就行。」

大王說。



「好。我猜。」妻子幾乎不加思索就同意了。



黃毛先拿出一個方方正正的禮品盒,上邊還有用彩色絲帶包紮的花。他們給

出了5個選擇,情趣內衣,按摩棒,教鞭,大便,死老鼠。妻子聽完後,思索片

刻,紅著臉說道:「是第一個。」



他們5個立刻爆發出歡呼聲。妻子以為是她猜對了。結果她猜錯了,盒子打

開後是一根教鞭。是能伸縮的教鞭。最粗的底端有拇指粗細,最細的尖端比筷子

還細。



後來我問妻子,為什麼會猜是第一個情趣內衣,而不是去猜教鞭。妻子回答

說:「大便和死老鼠噁心死了,所以我沒猜。按摩棒有些不好意思說出口,也沒

猜。至於教鞭,我只想到長長的教鞭放不到那麼小的盒子裡,沒想到是能伸縮的

教鞭。」



她確實沒想到,她更沒想到的是,這個教鞭後來成了調教她的工具之一。至

於是怎麼調教的,大家現在可以放開想像的翅膀猜一猜,猜中了有獎哦。



「老師,你猜錯了。你要答應我們一件事。」幾個學生高興道。



「說吧。什麼事。」妻子毫不在意地道。



「解開你身上的紐扣。」胖子笑嘻嘻道,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不行。」妻子雖然拒絕了,但是口氣不那麼堅決。



「至少得解開一個啊。」黃毛給了妻子一個台階下。



「好吧。你們這些小混蛋。等一下我要贏回來。」妻子無奈,只得同意了。

她今天穿的是職業裝,上身是白色的襯衫,下身是牛仔短裙。白襯衫一共只有4

棵扣子,最上邊的一棵本來就是解開的。她裡邊穿著粉色的胸罩和粉色的內褲。

透過白襯衫,是能看見胸罩的顏色和輪廓的。她的胸本來就大,是C杯罩,把襯

衫的紐扣撐得緊緊的。如果襯衫的第2棵紐扣一解開,襯衫肯定包不住她的胸圍。



妻子把手放在胸口磨搽了半天,也沒解開胸口的紐扣,反而把幾個男生挑逗

得眼睛直直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這時妻子才把手往下移動,解開了襯衫最下

邊的一個扣子。最下邊的扣子解開了,雖然胸沒有暴露出來,卻露出了妻子的一

片小腹和圓潤的肚臍。



幾個學生盯著妻子露出的小腹,久久都沒說話。妻子先忍不住了,問道:

「第2件禮物呢?」



他們又拿出了一個小方盒。這次妻子又沒猜對,她猜的是音樂盒,沒想到這

次居然是情趣內衣。一套紫色的情趣內衣,所有的不料一隻手就能握住。穿上這

件衣服,肯定比不穿衣服還更具挑逗效果。



這次他們還要求解開一個紐扣。妻子又解開了一個,這次是下邊第2個紐扣。

解開後,白白的肚皮露出的更多了。然後他們又拿出了第3個禮物。不用說,妻

子肯定還是猜不到。這次是肛門塞。妻子猜的是按摩棒。因為這次5個備選答案

全是這類東西,妻子只聽說過按摩棒,不知道別的。



幾個男孩嘲笑妻子,說她喜歡按摩棒,早知道他們應該準備一個按摩棒給她。

妻子也笑罵他們是小流氓,並用手去拍打他們。他們就躲,一個追,五個躲,鬧

得笑聲一片。



玩鬧過後,他們的第3個要求還是解一個紐扣。這次他們都盯著妻子豐滿的

胸部看,只要妻子把襯衫的最後一個紐扣解開,那麼她的豐胸肯定要彈跳出來。

妻子微微一笑,沒有解襯衫的紐扣,反而把牛仔短裙的唯一一個紐扣給解開了。

這個短裙真的很短,上邊露了大半個小腹,下邊緊緊的裹著屁股。短裙的扣子一

解開,只要動作稍微大一點,就能露出陰毛來。



「這個不算,這個不算。」學生們不依不饒道。



「怎麼不算?」妻子笑道。「你們只說解開一個紐扣,沒說是裙子上的還是

襯衫上的。」



幾個孩子沒辦法,只好拿出了第4個盒子。這次妻子又猜是按摩棒。她說道:

「我就是喜歡按摩棒,怎麼了?我就不信我總猜一個還能猜不中?」沒辦法,她

還真是猜錯了。這次是一捆紅色的細棉繩。她當時就沒注意還有這麼一個選項。



「錯就錯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一個紐扣嗎!」妻子一邊撅著嘴一邊

把最後一個紐扣解了開來。幾個男生的呼吸立刻急促了起來,屋子裡的溫度好像

也升高了。



妻子的白襯衫自然的垂了下來,豐滿的胸脯把襯衫分到了兩邊。妻子對自己

的身材很有自信,還挺胸收腹在原地轉了一圈。一個外號叫「老蔫」的學生,一

個很少說話的學生,突然流出了鼻血。



原來妻子在轉圈的時候,短裙也往下掉了一些,同時襯衫飛舞起來。讓她粉

色的胸罩和內褲都暴露在學生們的眼前。那幾個早都不是雛兒了,還能忍得住。

老蔫還沒經歷過這些,看見雪白的肉體,粉色的內衣,已經讓他噴血了。



「快,把第5個禮物拿出來。猜完了我好回家。」妻子的性慾早就被勾起來

了,她想早點回家找我大戰三百回合。



「慢著,老師,你們沒答應我們第4個要求呢。」黃毛笑嘻嘻道。



「我已經做完了,第4個扣子已經解開了。」妻子一愣道。



「我們並沒有要求解開第4個扣子啊,是你自己主動解開的。」黃毛道。



妻子突然明白了,自己上當了。「你們這幾個小流氓。算我中了你們的圈套。

快說,第4個要求是什麼?」



「這我們得好好想想。」黃毛假裝沈思道。



「快點,快點。別耍鬼點子。」妻子上前去拍黃毛的腦袋。黃毛一彎腰,躲

了過去。妻子又去拍,黃毛一挺腰向後彎,就是不想讓她拍到腦袋。結果她的手

一下子拍到了黃毛已經堅挺的褲襠上。



「哎呦」一聲同時從兩個人嘴裡發出。妻子是不好意思,黃毛是嚇了一跳。

「老師,人家還是處男呢,你得為人家負責。」黃毛怪叫道。



「你處男個屁。」妻子見他下邊挺得那麼高,知道是自己的身材刺激到了他。

又一伸手拍了過去。「這麼流氓,還假裝什麼純情少年。」



黃毛也不躲,伸手衝著妻子的胸前抓來。妻子急忙縮手護胸,雖然沒被黃毛

抓著,但是也非常狼狽。這時,整個屋子裡的氣氛已經充滿了淫糜的味道。



大王出來說話了:「姐姐,我們第4個要求也不為難你。你只要穿上我們剛

送你的那套衣服就行了。」他也不叫老師了,開始叫姐姐了。



「不行。那個太暴露了。」妻子拒絕道。



「那怎麼辦?你想食言嗎?」大王問道。



「我是大人,你們是小孩。大人什麼時候對小孩食言過?」妻子挺起胸脯說

道。她的幾個學生見了,也挺了挺。只不過他們挺的不是胸脯,而是下邊。



「這樣吧。不能只有我一個人脫到只剩內衣,你們也必須把外衣脫掉。要不,

人家會不好意思的。」妻子扭捏道,這下她又變成小孩了。



幾個男孩立刻把自己的外衣外褲都脫了,只剩下內褲。每個人的內褲都高高

支起,雄赳赳的比拚著。



妻子拿起情趣內衣,轉身走到角落裡,嘴裡道:「你們都不許過來。」她站

在角落裡,背對著他們,脫掉了自己的衣服,穿上了情趣內衣。



穿好之後,她自己低頭一看,實在是太性感了。胸部只有硬幣大小的兩塊布,

擋住了乳頭。幾根紫色的細繩繞過脖子和後背,把胸勒得緊緊的。襠部也只是巴

掌大的一塊布,同樣幾根細繩在胯部繞了幾圈,連陰毛都擋不住。



她穿好後半天不敢轉過身來。直到幾個學生連聲催促,她才閉著眼睛轉身走

了過來。她只感覺自己渾身發熱,一股熱流從小腹一直衝到頭頂,使她一陣眩暈,

整個人好像失去了感覺一樣。片刻後她的感覺恢復後,才發現身上不知道有幾隻

手在遊走。有的手在使勁捏她的乳房,有的手在使勁摟她的腰,有的手在使勁按

她的小腹,還有兩隻手在拚命往她胯下擠,想擠進那個男人夢寐以求的地方。



「住手,快住手。」她喘息著。其實她是不希望他們停下來的,但是還殘存

的一絲理智告訴她,必須停下來,否則會燃燒了她。



幾個男孩停了下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剛才說的「住手」起了作用。



「第,第5個盒子呢?快,快拿來。然後我該回家了。」妻子邊喘邊說。



「姐姐。只剩下最後一個盒子了。我們要不要賭一個大的?」黃毛問道。



「怎麼賭?」妻子強壓住自己的慾望,問道。



「如果你贏了,我們5個任你支配。你讓我們學習,我們就學習;你讓我們

勞動,我們就勞動。你讓我們做任何事,我們都赴湯蹈火都無怨言。」大王道,

同時幾個人也都點頭表示贊同。



「那我輸了呢?」妻子問道。



「一周之內,你聽我們擺佈,怎麼樣?」大王說。



「不行。」妻子回答的很堅決。



「這還不行?我們如果輸了,聽你的話可是無限期的。」幾個孩子都很驚訝,

沒想到妻子的慾望已經被他們挑逗起來了,還這麼堅決。



「任你們擺佈一周肯定不行。我只能同意任你們擺佈一天,而且只能是今天。」

妻子其實早就慾火焚身了。她已經打定主意,最後一個一定要猜不中。這樣她才

能過得了自己的那一關。



「好。」幾個孩子興奮的叫了起來。



結果是注定的了。妻子最後一個根本是猜不中的。答案是擴陰器。至於妻子

猜的是什麼,妻子自己都不記得了。也許她根本就沒猜,直接放棄了。



幾個孩子一聲歡呼,衝了過來,把妻子撲倒在地。當然,他們事先在地上鋪

上了體育課用的海綿墊子。他們幾個的手,沒有一隻是閒著的,全都在妻子的身

上,體內摩擦著,抽動著。他們幾個的嘴也沒閒著,有舔乳頭的,有舔小腹的,

有舔腳指頭的,也有和妻子接吻的。



妻子被他們的熱情融化,被他們的激情點燃。不知何時,她的兩隻手裡各握

著一個肉棒,嘴裡舔著一個肉棒,乳房夾著一個肉棒,還有一根肉棒在她的腹股

溝蹭來蹭去,就是不進去。把她急的直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