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風雨情緣1-10
風雨情緣1-10

第一章:神秘少年



南方一座小城,城外的深山老林在夜?漆黑不見五指。



很奇怪,科技如此發達的社會?這片地方似乎人迹罕至。



要知道,世界最高峰也已被人類征服了多次。



山不算高,林子卻很密,夜?的霧氣更給山林增加了許多神秘感。



半人多高的草叢隨著微風擺動,如同群魔亂舞。



一道身影在如此恐怖的地方出現令人不可思議。



這是一個18歲的少年,雙眉如劍,目光堅毅,挺直的鼻梁,薄薄的雙唇。



此刻他的身邊似乎泛起一圈瑩白的光芒,將周圍的景色微微照亮。



光芒中的少年眉頭緊鎖,四處打量的目光正在搜尋什麽。



「師傅說東西放在山中陰氣最濃之處溫養,這?都是鬼見草,該是在這附近

才是。」



自言自語的少年左手五指不停地掐動,見毫無結果,少年歎了口氣,雙手捏

了個奇異的法訣在眼上一擦,雙眼冒出一道奇異的藍光。



少年左右探尋,很快就目光一頓,向著目標一躍而起。



這一躍是如此驚人。



隻見少年腿部肌肉如同急速奔跑的獵豹般膨脹,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高高的騰躍竟然跨過了二十米左右的距離。



在空中他腰部一挺,竟然又斜著上竄又是十米距離。



這還沒完,他在空中雙臂展開如大鳥,飄飄忽忽的落在地上。



雙目中的藍光左右一掃,便蹲在地上翻起了一塊五米見方的石闆,露出地上

的一片銅門。



少年散去眼中的藍光,雙目緊閉,一臉的龇牙咧嘴。



「到底功力不夠,靈明法眼的消耗太大了。」



坐在地上定了定神,少年打開銅門,露出一道粗陋的暗道。



順著暗道?頭逼人的陰氣,少年慢慢步入。



暗道並不深就到了個平台,少年左右環視,在一個祭台前站住。



雙手法訣再出,隨著一道道藍色靈光的透入,祭台緩緩轉動,洞內的景象也

奇異地出現了變化。



銅燈銅柱,還有奇異的燭台,顯得古意盎然。



祭台上緩緩顯出一道人影,鶴發童顔,長須長眉。



少年看到這道身影,急忙跪拜在地上:「師傅在上。」



這道人影卻並沒有任何表示,自顧自地說道:「風雨徒兒。你能喚醒此陣,

已入修仙之門。你在襁褓之中被棄于野外老夫無意發現,不想你體質過人,實是

繼承我宗門傳承不二人選。天道無常,緣分奇妙。老夫天賦不足,無力將宗門發

揚光大,如今陽壽已盡,唯有將此宗門重地流傳與你。內有我門無上心法,望徒

兒用心參習。此前數十年,爲師阻你入世,日夜逼迫你打牢根基,如今你已可入

門,參演心法之後,便入世去吧。徒兒切記,天道循環不可違,切不可具奇貨而

忽視天理。隨意施展仙法傷害凡人,天不容情,切記,切記。」



老頭的身影在說完這些話後就消散不見。



少年又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



就坐在祭壇前,聽著周圍漂浮著的空靈之音,沈入了冥想中……林風雨已經

修煉至陰陽大法第二層的巅峰境界,隻差一步即可踏入第三層,如今的修爲甚至

已經超過師傅。



師傅說本門已經剩下林風雨一脈單傳,且數百年沒有出現修爲高深的門人。



本門法訣他自己也不過隻知道第一,第二層的修煉口訣,修爲更是隻修煉至

第二層中期就無法寸進,對這一至高法訣的參研連入門都算不上。



本門在出現衰敗迹象之時,大能們爲使傳承不斷絕,在多處設置這種宗門密

室,隻有使用本門法訣才能激發。



可惜到了師傅這一代,連很多密室都已經掩埋在深山老林中。



師傅所知不過兩處,臨終前告知林風雨將陰陽大法修煉至第二層巅峰之後,

才可來此打開密室,參研更高深的心法。



林風雨沈浸在第三,第四,第五層心法的記憶與感悟中,一個月之後才從洞

穴中離開。



帶著一臉的古怪,林風雨對于宗門有些無語。



自己莫名其妙地被師傅帶著修煉,不過一個孤兒而已,能夠活命已是老天保

佑。



師傅指導之下第一,第二層心法修煉起來也是日常的打座,練氣,師傅說自

己的天賦很高,修煉速度很快,林風雨也並沒有什麽特殊的感覺。



如今接受了宗門的傳承,才知道本門叫做陰陽門,修煉法門叫做陰陽大法,

第一二層的法訣並沒什麽特殊的,普通得簡直就像是大路貨。



而第三層陰陽大法才開始入門,開篇就是:修仙修自身,男有陽而女有陰,

雖世人皆有而各不相同。本門心法,則爲修煉自身本源陰陽。



隨後想起心法之中那些令人面紅耳赤的雙修畫面,林風雨作爲18年的處男實

在有些心神動蕩。



陰陽大法的修煉有些與衆不同,第三層心法的初篇,修煉至第二層巅峰的修

者就可以修煉,也是晉階第三層的必要方法。



想起還需要和身具陰體的女性陰陽雙修才能突破,林風雨一陣頭大。



上哪去找身具陰體的女性啊?難不成路上看見順眼就攔住:「小姐,您好,

能否讓在下檢查檢查您的身體是否身具陰脈?」不被人大耳刮子扇死?



好在心法中也有個人單獨修煉的部分,雙修之事自己是暫時不用想了,把單

獨修煉的部分先練完也可。



回到家中,林風雨清點了一下在宗門禁地中取出的物品:兩個儲物袋,可以

裝進好多東西,三瓶的丹藥,一本陰陽丹典,幾本門派大能所做的修行界見聞錄,

幾樣不起眼的法器,林風雨並沒有測試使用起來威力如何,還有一些散發著蓬勃

靈氣的食物,平時裝在儲物袋?隔絕世間,靈氣不會洩露。



調整了下心情,林風雨收拾好物品,出門到銀行取出師傅留給自己的幾十萬

元放在儲物袋?,坐上了往省城去的火車。



幾天之後,就是大學報道的日子。



由于林風雨大部分的精力都被師傅壓著放在了修煉上,所以他在學校的成績

並不好,勉強上了一所二流大學。



作爲一個孤兒,每日下了班就回家不與人接觸,他也沒有什麽朋友。



以前他一直很奇怪師傅既然要自己好好修煉,爲什麽又要自己上學。



如今才明白,這是師傅爲了自己將來的入世修行做準備。



陰陽門號稱上古大門,曾經君臨天下,到如今隻剩自己一根獨苗,林風雨決

定自己還是秉承師傅的做法,低調再低調。



天南大學的校門很是氣派。



林風雨按照流程報到,到了宿舍安頓好。



又等了幾天,就到班上參加新生會。



◆第02章:租房事件



林風雨早就打定了主意,宿舍不適合自己,日常的修煉等等都不方便。



參加完班會之後,就去租個房子吧,自己錢不多,又沒有來錢的門路,還是

省著點,有一個自己的單間即可。



新生會在大禮堂舉行,校領導的話沒有一絲一毫的營養,無非是一些歡迎和

希望之類。



林風雨無聊地等待新生會結束就來到學校的教師宿舍小區,想找一間適合的

房子。



順著門口貼的招租廣告來到樓下,確認了地方沒錯就順著樓道準備上五樓。



還是上班的時間,小區裡看不到什麼人。



林風雨走到三樓,發現樓道邊的房門竟然是打開的,裡面傳來了怒罵和哭泣

的聲音。



「你是人嗎?你還是個人嗎?」



女孩的聲音顯得特別憤怒。



林風雨皺了皺眉頭,低著頭準備走過去,別人的家事,自己也無能爲力。



剛走到門口,就聽見小女孩一聲尖叫,似乎受到了驚嚇。



緊接著就看見一個男人一把將小女孩推了出來,嘴裡罵道:「爸媽的事情有

你說話的份兒嗎,給我滾出去,不然打死你。」



女孩被推的失去了重心,男人一臉戾氣不依不饒,一巴掌重重扇在她臉上,

女孩悶叫一聲踉踉蹌蹌向門口的林風雨撞了過來。



唉,林風雨歎了口氣,無奈地抓住女孩的小臂,手腕巧妙地一轉將女孩輕輕

扶住。



緊接著門口又沖出來一個女人,狂吼著:「你幹嘛打女兒,你個混蛋。」



一把推開男人,想要抱住女孩。



林風雨愣了一下,這女人剛才的新生會上見過。



是學校的經濟學副教授,叫秦冰,這是怎麼了?秦冰還沒抱住女孩,就被男

人一把扯住了長髮,下身前沖的情況下整個頭都被扯得向後仰去,白皙修長的脖

頸彎起一道殘忍而優美的弧線。



這男人出手太狠了。



如此兇狠的拉扯,秦冰正在前沖,兩道力量交錯的情況下肯定要傷了脖子,

甚至傷到喉嚨處的器官也不奇怪。



林風雨實在看不下去,微微一個錯身繞過秦冰,在男人的手腕上一彈,男人

手臂一麻不自覺就放開了秦冰的頭髮。



隨後林風雨的手掌覆蓋在秦冰的脖子上,被扯得快要閉過氣去的秦冰感到一

股溫熱的氣息透入體內,說不出的舒服。



睜開眼睛,看見一個年輕的男子正用手在自己脖子上輕輕按摩……林風雨見

秦冰已經回過氣來就放開手掌將她扶起,恭恭敬敬地躬了半身:「秦老師,我是

管理學院的新生,林風雨,剛才見過您。」



秦冰聽學校的學生知道了自己家中的醜事,心中羞慚,對林風雨的出手幫助

又頗爲感激。



「謝謝你,林同學……」



秦冰話未說完,男人又叫囂了起來:「關你屁事,給我滾,不然揍你。」



林風雨這下徹底怒了,冷冷的目光掃向男子。



不知何時,男子後面又出現了一個墨鏡男,似乎是剛從房裡出來,剛才林風

雨並未看見。



墨鏡男瞪著林風雨看了一會,冷冷說道:「原來是個練家子,不過,這裡的

事情不是你該管的,小朋友。」



又是一個外人?林風雨自小被師父撫養成人,對尊師的觀念要比一般人強得

多。



事情已經發展到現在的地步,不可能就此不管。



想起每年寒暑假時也曾隨師傅行走江湖,偶爾打抱不平,就順口將師父的口

頭禪說了出來:「天地有正氣,碰上了,不能不管。」



「哈哈,天地有正氣,好,好。」



墨鏡男哼了一聲,突然閃電般沖了出來,左拳虛晃不待用老,右腳就一記鞭

腿朝林風雨胸口狠狠地抽了過來。



林風雨鬥法的經驗不少,但是打架還真是第一次。



墨鏡男明顯不是修士,他不能用法術對敵,更沒想到墨鏡男竟然突然動手,

一瞬間竟然愣了一下,等反應過來,鞭腿已經抽到了胸前。



百忙之中林風雨微微側身。



但是爲時已晚,墨鏡男的鞭腿結結實實地抽在他胸口,這一腿力量好大,直

接將林風雨抽得順著樓梯就翻了下去。



墨鏡男也是暗暗心驚,自己作爲本市有數的高手,格鬥經驗經驗豐富無比。



這一記鞭腿雖說普通,在空間狹小的樓道施展出來,可說避無可避。



面前的年輕人不過十來歲年紀,竟然用側身卸去力道,更令人驚奇的是,自

己一腿抽中,林風雨胸口卻又在這裡時候生生地一陷,又卸去部分力道。



這還不算完,林風雨竟然在被自己抽在空中翻滾即將落地時左手撐地,漂亮

的一個翻身穩穩落在地上。



秦冰一聲驚叫,從樓道上沖了下來扶住林風雨,轉身竟然擋在他身前:「不

許對我的學生動手,我跟你們走就是了。」



這一刻,剛才顯得柔弱的秦老師竟然表情堅毅。



那個女孩也跑了下來,眼角還掛著淚痕,卻更加鑒定地擋在秦冰身前,一副

誰敢過來我就拚命的架勢。



林風雨覺得有些丟人,自己一個號稱天才的修者,居然被一個普通人踢下了

樓道,這會兒還要兩個柔弱的女人來保護,心裡不是滋味。



他輕輕地推開秦冰和小女孩:「秦老師我沒事,你的家事我不好管,但是,

現在是我和他的事情。」



回頭對她倆笑了笑,就冷冷地看著墨鏡男,揚了揚下巴,示意我要出手了。



墨鏡男一臉的凝重,毫不托大地佔據了樓道上方的地理優勢。



面前的年輕人之前表現出的驚人身手實在不得不容自己輕視。



想起剛才踢中林風雨之後對方驚人的應對,和現在若無其事的表現,墨鏡男

覺得自己遇到了生平勁敵。



林風雨一個縱躍直接跨過了樓梯,在空中穩穩上升竟然與墨鏡男平齊。



墨鏡男吃了一驚,但是他經驗何等豐富,雖慌不亂,見林風雨還在空中哪能

放過這個機會,又是一記鞭腿向空中的林風雨抽了過去。



在空中的林風雨輕輕一探手竟然按住了墨鏡男踢出的腿往下一壓,又是一個

借力從空中再次飛起竟然翻過墨鏡男的頭頂,也不回頭直接一腳向後朝著墨鏡男

的後背蹬去。



這一下兔起鶻落,林風雨展露出驚人的身手,墨鏡男被這一壓身體失去了重

心,感到背後風聲急驟,想也不想直接向樓道下方撲去。



他剛剛前撲,林風雨的腳已經到了,砰地一腳正中他的後背,墨鏡男也向樓

梯下飛了出去。



不愧是省城有數的高手,墨鏡男雙手一撐減緩了下撲的力道,單腳又在地上

一頓硬生生地站在地上。



林風雨也不追擊,隻是居高臨下冷冷看著墨鏡男,這一次出擊雖未用出全力,

但是墨鏡男的應對也讓他佩服。



自己將他踢下樓道,雖然狼狽了一些,也沒讓他受傷。



不過自己初次打架碰到個高手,首次出擊就讓對手滾下樓梯,心裡不免得意。



墨鏡男低頭默然無語,盤算了雙方的戰力之後,發現林風雨自己確實對付不

了,幾下簡單的交手,自己已出全力,林風雨則表現得遊刃有餘.



想通了之後,墨鏡男對著林風雨拱了拱手:「小兄弟身手不凡,我不是對手。

今日手下留情,改日再報。」



說完竟然直接翻身從三樓跳了下去。



剛才向秦冰動手的男子見墨鏡男走了,站著有點尷尬,不知什麼原因,竟然

又咬了咬牙,對著林風雨說:「你的事完了你可以走了,我要處理家事。」



林風雨見秦冰和小女孩恨恨地盯著男子,就笑了笑說:「這我管不了,你自

便。」



說完並不理男子,而是對秦冰說:「秦老師,這位小姑娘,我看看你們的傷。」



擺明了一副你再動一動試試的樣子。



小女孩此時十分興奮,竟然不顧被抽腫的臉頰,三兩步蹦到林風雨身邊:

「什麼小姑娘,我是你秦老師的女兒寧楠,你可以叫我師妹。」



路過男子身邊又狠狠地呸了一口,「人渣。」



說著就回了房門。



男子剛想發怒,就見林風雨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咬了咬牙:「小子你等著。」



說完就自顧自下了樓。



秦冰目光複雜地看著男子,歎了口氣,走到林風雨身邊說:「林同學,今天

真是謝謝你了。」



林風雨搖了搖頭,盯著秦冰的脖子瞇著眼睛。



秦冰知道他是在觀察自己的傷勢,卻還是紅了臉……「秦老師,不介意的話

我給你們治治傷吧。」



林風雨收回目光,故作淡定的說道。



面前的女老師40歲了,保養得實在很好,皮膚白皙細膩,微微的皺紋也更增

熟女風情。



此時事情已了,林風雨發現秦冰真是個美人,眉如遠山,鼻翼小巧,雙眼不

大但極其撫媚,更有一對兒豐滿誘人的雙唇。



此時穿著家居服雖然布料很多卻比較寬鬆,林風雨居高臨下,還是對胸中的

春光驚鴻一瞥,不大,但堅挺,嗯,很堅挺。



「我沒事,能幫我看看楠兒嗎?」秦冰想起剛才林風雨手掌覆蓋在脖子上那

股神奇的溫熱,心中一陣窘迫,卻又想起女兒被扇的紅腫的臉,急忙開口請自己

的學生幫忙。林風雨點了點頭,也不客氣地走進秦冰家裡. 家裡很亂,之前就進

行了不小的爭執,本該在桌上的檯燈,茶杯此時都被打翻在地上。寧楠不顧臉上

的傷痛正在收拾。



秦冰給林風雨倒了杯水就說道:「楠楠,快來給林同學看看,他會治傷。」



寧楠沒好氣地說:「從小到大,被那人渣打的還少嗎?這算什麼?哼,媽你

也太沒用了,隻會被她欺負。」



秦冰被噎得說不出話來,眼中泛起了晶瑩的淚光。林風雨傻傻的站著,他幾

乎與世隔絕的生活接觸過的人真不多。自己和師傅也猶如父子,師傅雖然疼愛自

己卻總是很威嚴,自己也從來都是畢恭畢敬,這對兒母女怎地反了過來,母親柔

弱,女兒潑辣……寧楠回過頭看林風雨手足無措顯得十分尷尬,就停下手中的活

兒站起身來:「師兄,今天真是謝謝你了,要不然我那軟趴趴的媽還不知道給人

欺負成什麼樣了?」



說完就拉著林風雨坐在沙發上,側著身露出自己被抽腫的側臉:「高手師兄,

臉腫了沒法見人了,你有辦法嗎?」說到這個林風雨就來了精神,他盯著寧楠的

側臉看了看,心中又抽了抽。剛才那個男人應該是寧楠的父親,臉黑如鍋底其貌

不揚,寧楠卻是隨她母親,這對母女真是一對花朵兒,寧楠雙目極大,鼻樑挺直,

雙唇如母親一般豐潤誘人,更不明白的是,10多歲的小姑娘,側面看去一對胸部

居然比母親大的多……定了定神。



林風雨說道:「可能有點刺痛,你忍一下。」說完就伸出兩個指頭,在寧楠

被打腫的側臉輕輕按摩起來。救人的仙法不會對凡人造成傷害,林風雨不怕被天

道報應,但是也不能顯露出來,隻能借助一些常用的醫學手法來掩蓋自己的仙法。

寧楠覺得臉上先是一陣刺痛,隨後一陣溫熱,又是一陣清涼。臉上剛才火辣辣的

痛感很快就消了下去,麻麻的很是舒服。「可以了,師妹最好用冷水再冰敷一下。」



這點小傷對林風雨來說隻是舉手之勞,但是不想自己的手法太過驚世駭俗,

林風雨決定讓寧楠過上兩小時再慢慢消腫。



剛給寧楠治好傷,房門砰砰砰地響了起來,敲門的人似乎非常緊張。



秦冰順著門口的貓眼看清來人,就把門打了開來。



進來了個女人,秦冰介紹道:「林同學,這是我妹妹秦薇。薇薇,這是我們

學校的林風雨同學。」



林風雨站起身叫聲:「阿姨好。」



秦薇臉色惶急隻是朝他點了點頭,見一個外人在也不好多說什麼.



倒是寧楠知道前後,大大方方把事情說了一遍。



林風雨才知道,剛才的男子叫寧濤,確實是秦冰的丈夫。



寧濤脾氣暴躁,和秦冰關係並不好。



三年前寧濤生意失敗,欠了省城權貴人物一大筆錢,被逼得隻能和秦冰離婚。



三個月前,寧濤突然找上門來,先是好言好語,十分溫柔想和秦冰復婚,柔

弱的秦冰已經看透了寧濤根本不信,她雖性子柔弱,卻不乏頭腦。



再一次假顏假色騙得寧濤喝醉了酒才套出了真想。



原來那位權貴居然看中了秦冰,給寧濤開出條件,秦冰一晚抵100 萬債務。



秦冰知道真相後真是羞怒無比,痛罵寧濤無恥。



寧濤見軟的不行,今日直接來硬的,墨鏡男是權貴的貼身保鏢,想要強行把

秦冰帶走。



秦冰見勢不妙趕緊一邊報警,一邊喊來秦薇幫忙。



墨鏡男和寧濤似乎有恃無恐並不阻止。



警察至今沒來,秦薇拚命趕來也是剛剛才到。



看她一個弱女子應該也幫不上什麼忙,不是湊巧碰到了林風雨,不知道今天

會發生什麼事情。



林風雨皺著眉頭聽完,世上竟然有如此噁心的權貴和丈夫?哪有這種光天化

日之下強搶良家婦女的事情,自己居然碰上這種事情,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種緣分,

碰上了,就不能不管。



師父說的,天地有正氣。



心裡正琢磨著,秦薇倒是個有主見的,隻是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林風雨,似乎

對他的身手不太相信。



秦薇定下心來先感謝了林風雨,又問:「林同學,今天怎麼這麼湊巧會到這

裡來。」



這一點秦冰也有疑問,一個新報到的學生怎麼跑到宿舍小區來了。



「我不想住在宿舍裡,想要租個房子。本來要去五樓的。」



林風雨老實回答。



「新生爲什麼急著租房子呢?多和同學接觸不好嗎?」



秦冰也問道。



林風雨不想說自己是爲了修煉方便這種太過不可思議的話,也不想欺騙自己

的老師,隻好說:「我有我自己的理由,對不起,確實不方便說。」



秦冰也沒追問,倒是秦薇插話道:「既然要租房子,不如就租你秦老師家裡

好了。有個房間空了好久了,你們又有緣分認識,還跑其他地方看房子多麻煩?

你說呢?」



不管信不信林風雨的身手,今天是靠著這個學生解圍卻是無可置疑。



這說明他肯定是個有正義感,有擔當的人。



而且今日的事情已經將林風雨牽扯了進來,想起寧濤背後的權貴肯定不會就

此罷手,有這麼個男人在家肯定是有好處的。



林風雨楞了一下,想了想覺得這也不錯:「秦老師,可以租您一間房子麼?

我沒什麼不良嗜好,房租我也一定按時給。」



不等秦冰說話,秦薇就笑了起來:「好好好,就這麼定了。房租每個月400

怎麼樣?我姐姐的廚藝可是不得了,你小子還有口福了。」



秦冰嗔怪地看了秦薇一眼,也說:「林同學,今天非常感謝你。你願意住在

這裡我很歡迎,還說什麼房租不房租的,不介意的話,就安心住下。」



她是親眼看見了林風雨神奇的身手,出于對寧濤的懼怕,也確實希望林風雨

能住在這裡.



至于那位權貴會不會有什麼更激烈的手段,會不會牽扯到林風雨,她一個常

年在學校教書的單純老師,在心慌意亂之下怎麼會想得到。



就這麼定了,寧楠高興地帶著林風雨看了空出來的房間。



房子不算新,但是很乾淨,兩個美人兒居住的地方,飄著若有若無的女人香。



林風雨的房間大概10個平方的樣子,以前是書房,設備很齊全,有個書桌,

有張小床,一個衣櫥,還有空調。



林風雨滿意地點點頭,看母女倆的情緒恢復了,自己就準備告辭說過幾天收

拾好東西就搬過來。



秦薇一聽還要過幾天再搬就蹦了起來:「林同學,你現在就去收拾東西,我

正好有車幫你把東西搬了省的你麻煩。走走走,我和你一起去。姐,你不趕緊收

拾頓午餐,好好感謝人家林同學。」



林風雨撓撓頭,他不懂得怎麼拒絕別人,再一想早點搬過來也不是什麼事兒

「行,那麻煩阿姨了。」



秦薇的車子不錯,一輛很適合女性的奧迪A4L ,車上佈置得很女性化。



坐在副駕駛位,林風雨靈敏的嗅覺鼻子裡聞到一股幽幽暗香。



出身于陰陽門的他很快敏感地察覺到這是處女才具備的特有香味。



有些詫異地打量下秦薇,這女人和姐姐長相上隻能看出一些形似,她的眼睛

明顯比秦冰的魅眼要大些,雙唇薄些,鼻子更挺卻更小巧,嘴角總有一股若有若

無的笑意。



襯衫之下的胸部怒挺……感受到林風雨有些異樣的目光,秦薇有些嗔怒地橫

了他一眼。



感受到自己的失態,林風雨趕緊目視前方,不懂如何處理這種情況,隻好當

作什麼都不知道,爲了自己的社會閱歷淺薄懊惱。



很快收拾好東西,又坐著秦薇的車回到秦冰家。



剛一入門,就聞到了方纔的香氣。



林風雨享受地吸了一口,想不通這種好老婆,寧濤怎會不好好愛惜的。



把行李搬到房間,秦冰身上繫著圍裙也來到房間:「小林來了?你先收拾下

看看缺什麼和秦老師說,我去添置。這裡就當自己家了別客氣,一會兒咱們吃午

飯。」



「行了媽,你別絮叨了,沒看我正幫師兄收拾呢麼?你趕緊做飯去,我們都

餓了。」



寧楠一邊幫林風雨擺放書本等東西,一遍催促秦冰趕緊去把飯菜做好。



秦冰用手指點了點寧楠的頭:「就你貪嘴,趕緊幫你師兄收拾好。」



轉身又進了廚房。



這一轉身身上裙擺飄飄,讓從小身邊缺乏母愛的林風雨一陣恍惚,腦海裡冒

出了一個詞,賢妻良母。



隨後又莫名其妙地想起前幾天才看到的一句話:上得廳堂,入得廚房。



至于還有的後續,讓他面紅耳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