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唐雙龍之重生邊不負1~37(完)
大唐雙龍之重生邊不負1~37(完)

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於 編輯



(一)



「額,頭好痛。」周文用力的搖晃了一下腦袋,慢慢的看清楚了眼前的環境。

只見這明顯是船上的艙房,面積不大,但陳設古色古香甚為雅致。而自己正躺在

艙房的木床上面以手支額,全身赤裸。而身邊則是一個沈睡著的女子,身子包裹

在錦被裡面,但露出的白皙肩頭說明她應該是全身赤裸的。



「天啊,怎麼回事,我不是已經死了麼?」周文痛苦的呻吟了一聲,腦海裡

的記憶紛沓而至。



周文於20世紀70年代出生,家境貧寒的他靠著刻苦與聰慧,一路苦讀成

為了心理學的博士,更是舉世知名的催眠大師。成名後他憑借心理學知識及催眠

術,利用各種辦法炒作包裝,使自己搖身一變成為了多名朝堂大員的座上客,為

其指點迷軍趨吉避凶。名聲日盛下資格不夠的人想見周文一面也難於登天,他的

一句提點簡直價值千金。不少知名女星更為獲得他的幫助投懷送抱,讓周文享盡

艷福。



但這樣美好的人生卻終止於一場車禍,周文知道自己的車衝下橋後自己絕無

幸免之理,而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此時,另一段不同的人生記憶湧來。



「啊!邊不負,竟然是邊不負!?」原來,周文死後,靈魂竟然穿越了原位

面,降臨到這個叫大唐雙龍傳的世界裡面,還佔據了一個叫邊不負的人的軀殼。



大唐雙龍傳是周文最喜歡的小說之一,大體上的情節及主要人物還是記得的。

邊不負乃是陰葵派長老之一,更是陰癸派主祝玉妍的師弟,也算是江湖上的一流

高手。書中的他是個十分下流無恥淫賤的人,干了祝玉妍的弟子也就是上一代的

陰葵派傳人單美仙,還生了個女兒叫單婉晶,導致上一次陰葵派與慈航靜齋的斗

爭失敗。把祝玉妍氣個半死,但自己卻依然活蹦亂跳的活了十多年,後來綰綰出

現後邊不負還多次表現出窺視綰綰的紅丸,簡直是好色如命。自己難道變成邊不

負了?但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身旁的女子呻吟了一聲,周文(也就是邊不負,以後稱邊不負)轉頭

看去,發現這是一個才十五六歲的少女,黑發如雲,瓜子口面,皮膚白皙,雖然

還沒有完全長開,卻肯定是個絕頂的美人。現時她黛眉輕鎖,雙目緊閉,不時呻

吟一聲,仿佛在做什麼噩夢一般。



邊不負輕輕的把錦被掀開一點,一具瓷器般潔白的少女軀體變展現在他眼前。

因為發育還未成熟,雙乳還只是初具規模,但那嫣紅的小點卻是無比誘人,配合

上那只盈一握的柳腰,體態略帶青澀卻十分曼妙迷人。



她的雙腿微微張開,濕潤淩亂的陰毛及所沾體液斑點說明剛剛經歷了一場激

烈的肉搏。略顯紅腫的花徑和小屁股下面床褥的點點紅印則說明這個女孩剛蛻變

成少婦。



「這個人是?……尼瑪,這,這是單婉晶!」邊不負先前的記憶湧上心頭,

自己居然干了自己的女兒。



在邊不負的記憶中,不久之前渾身衣服都被剝光的女兒因穴道被點不能動彈,

只能用哀求的目光看著自己,而色欲熏心的自己卻不管三七二十一,挺起長槍直

刺入那純潔的花房內,緊窄的處子花徑讓人爽得不能自控,劈劈啪啪的一通猛干,

最後女兒那滴淚橫流的小臉蛋露出絕望與痛恨的神色,自己卻更加興奮,低吼著

把精華全部注入了小丫頭的體內。



尼瑪的,尼瑪的,以前看大唐雙龍傳的時候一直有個疑惑,邊不負說到底還

是單婉晶這個傲嬌女的老爸,單婉晶為啥對其恨之入骨一定要把其置之死地呢,

原因原來是這個。



冷靜!要冷靜!穿越成邊不負前周文可是在朝堂上長袖善舞的一代奇才,心

理素質自然過人。他首先整理了一下邊不負的記憶,還原了這個賤人的人生。



邊不負自小便被陰葵派收錄,武學資質還是很不錯的。年輕時雖然不如師姐

祝玉妍耀眼,卻也是魔門傑出的新秀。且邊不負生就一副好皮囊,身量頎長英俊

瀟灑,不少江湖中的少女也為他而傾倒。他與師姐祝玉妍一起長大,青梅竹馬,

後來漸漸的喜歡上了自己的師姐。但一方面受到門規限制,另一方面祝玉妍更喜

歡才華橫溢的花間派傳人石之軒。後來親愛的師姐終是失陷在邪王手裡,讓邊不

負大受打擊,性格扭曲。



祝玉妍對這個師弟也甚是愛憐,知道原因後對邊不負甚為愧疚,所以對邊不

負十分遷就。特別是石之軒負心,祝玉妍氣死師傅,邊不負還是堅決的站在祝玉

妍身邊支持她,更讓其十分感動。所以這麼多年來也曾與師弟數度床上交歡,讓

其一償夙願。



後來,祝玉妍與岳山生下了女兒單美仙。邊不負愛屋及烏對單美仙十分好,

從小就像父親一樣照顧單美仙。比起嚴格無情的祝玉妍,單美仙對邊不負更加親

近。隨著單美仙年紀增大,出落成了一個絕色少女,武功更是練至天魔大法十六

層,活脫脫一個年輕版的祝玉妍。



終於,在一次酒醉後,邊不負眼中的單美仙與祝玉妍重疊了。而此時單美仙

的武功並不比邊不負差,但當一直崇慕的人抱著自己時,卻根本是渾身發軟,提

不起一絲堅決反抗的心思,就這樣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給了邊不負。



兩人好過之後,單美仙知道陰葵派肯定容不下自己兩人,便提出與邊不負一

起私奔。但卻遭到邊不負拒絕。單美仙負氣遠走東溟派,後來生下一個女兒。而

邊不負則自行向祝玉妍請罪。



祝玉妍雷霆震怒之下本想把邊不負斃於掌下,但念及其多年的好處,便饒恕

了邊不負,但之後卻是漸漸疏遠,不再有太多親近。



邊不負經此事後心性更是放蕩,真正的變成了一個淫魔,禍害了不少江湖女

俠。



至於單美仙,出於對自己唯一的男人邊不負的好感以及想為女兒營造一個完

整的家庭,後來也原諒了邊不負。邊不負在東溟派呆了幾年,和單美仙象真正夫

妻一樣生活,一起照顧年幼的單婉晶。



但隨著單婉晶年紀長大,越來越漂亮,更是和祝玉妍、單美仙一樣的高貴冷

艷范兒。邊不負那滿腦子魔門道德觀裡根本就沒倫常概念,對自己的女兒蠢蠢欲

動,終於趁著單美仙不在的機會點倒了單婉晶,並毫不留情的強暴了剛滿十六歲

的她。



按照原著,單婉晶出場時大概十八九歲,也就是說現在離大唐故事正式開始

還有差不多三年的時間。如按照歷史,現時邊不負自然是腳底抹油一走了之,單

婉晶則對邊不負視為死敵殺之而後快,東溟派也成為邊不負的禁地。



「不行,不能走,得想辦法解決這個事情!」邊不負想到原本歷史上那神憎

鬼厭的自己,後來更是死在為單婉晶報仇的跋鋒寒手裡,既然我成為了邊不負,

那改變這杯具的人生就從現在開始。



幸虧自己雖然是魂穿,但卻與邊不負的軀體完美契合,他原本具有的武功及

經驗什麼的也已完美繼承。自己具有當今世上一流的戰斗力,那麼很多事情的操

作會簡易很多。



這時,單婉晶又是一聲呻吟,看樣子是要醒來了。邊不負按照腦中的知識,

用手按住單婉晶腦後的秘穴,用真氣干擾其大腦思維,單婉晶剛剛張開的眼睛又

陷入迷惘中。



武功還真是方便,直接便跳過了最困難的步驟,邊不負暗道。他掀開錦被,

騎跨在單婉晶身上,兩具赤裸的身體貼到了一起。那剛破瓜的青澀少女肉體散發

著驚人的魅惑,邊不負雙手遊走在少女那苗條的腰股線上,感受著那如絲綢般的

光滑細膩,心道:「這樣的嬌軀真的是誘人犯罪,怪不得邊不負這老賊忍不住。」

邊想,胯下那還沾著處子落紅的六寸有多肉棍便已怒勃而起,



本錢還不錯,假如配合魔門密傳的各種催情手法,就算是處子開苞也能讓少

女欲仙欲死留下美好的回憶啊。邊不負看著單婉晶狼藉的下體,暗道可惜。但轉

念一想,在人家的地頭強暴別人的小公主,這樣的事情危險系數太高,估計也沒

什麼耐性去慢慢調情,也就干一炮就跑路了。



好了,干正事吧,邊不負在少女那秀挺的潔白乳房上用力抓了幾把過了下手

癮,便看著少女那迷茫的瞳孔,用輕柔的聲音開始催眠。人倘若遇到一些難以接

受或痛苦程度太過劇烈的事情,出於自我保護,常會選擇性的封閉心靈以遺忘這

痛苦的記憶。這樣的操作對於邊不負這樣的催眠大師來說沒什麼難度,很快就完

成了。



「好了,這樣暫時封閉了她這段記憶,但怎麼樣瞞過東溟派其他人呢?」邊

不負沈吟著,處女破瓜後有可能會被有經驗的人看出來,特別是剛破瓜的一兩天,

必須要讓這丫頭消失一段時間才能讓自己撇清關系。



邊不負看著身下的美女,輕輕說道:「婉晶,你知道你的處子之身是怎麼樣

失去的嗎?」



單婉晶露出痛恨的神色,道:「是那個惡賊,那個……」剛說了半句,她就

呻吟一聲閉上眼睛,搖頭道:「不記得了,頭好痛,不記得了……」



呵呵,心靈封鎖起效了。邊不負加重了一點語氣道:「不對,你搞錯了,其

實是你自己不小心弄破的。」說到這裡他泛起了一絲惡趣味,柔聲道:「你自己

摸下面的時候不小心弄破的,難道你忘記了嗎?」



單婉晶臉上閃過驚愕的神色,迷惘的搖頭道:「不,不是的……我摸的時候

沒弄破啊……」



邊不負啞然失笑,這個傲嬌女還真有自慰的經歷,於是他繼續柔聲道:「你

仔細想想,當時你是不是摸下面摸得流了很多水?」



單婉晶惘然的點點頭,道:「是的,我剛做了個很羞人的夢,醒來後發現下

面濕濕的,便用手摸了幾下,水水就出來了。」



邊不負問道:「那你還記不記得你做了什麼夢呢?」



單婉晶迷惘的臉蛋上閃過了不自然的紅暈,扭捏了好一會,才說:「我夢見

了自己被父親抱著,然後,然後父親脫去了我的衣服,他親我的身子,然後我

……我……」說道這裡臉蛋通紅的少女就說不下去了。



日,難道這傲嬌女還是個戀父變態?真正被老爸干了之後由愛轉恨,然後相

愛相殺不死不休?邊不負用更溫柔的聲音道:「不用害怕,你慢慢的想一下然後

告訴我,你有沒有夢見父親碰你下面呢?」



單婉晶囁嚅著道:「有……有的,他先用手摸,然後用舌頭舔,最後還把舌

頭伸進去……」



沒夢見肉棒,說明還是個純潔的女孩。邊不負繼續問道:「那婉晶你有什麼

感覺呢?開不開心啊?」



單婉晶用迷蒙的聲音道:「婉晶很害怕,但是又很開心,很激動,婉晶最喜

歡爸爸了。婉晶在夢裡面激動得全身顫抖,下面又癢又脹,然後就醒了。」



邊不負輕笑道:「婉晶醒後便用手摸下面,想回味夢中的感覺了?」邊說,

邊不負邊用手指輕輕的摸著少女的下體,」就像這樣摸嗎?」



下體被男人碰觸讓單婉晶全身一震,不自然的點點頭,嬌羞道:「是的,婉

晶一邊摸奶子一邊摸下面那條小縫,小縫出來好多水水,婉晶興奮得好像要飛上

天去了。」



邊不負抓了一把少女的奶子,手指捏著那已經開始硬起的小乳頭,淫笑道:

「因為你太興奮了,所以把手指頭伸進小縫裡面,想摳更多的水水出來,一時不

注意就把處女膜弄破了。」



單婉晶錯愕道:「不是的啊,婉晶只是揉肉縫上的小豆豆,沒把手指伸進去

呢,」



邊不負加重語氣道:「不,你沒有記清楚,你揉小豆豆揉得太爽,一不注意

就伸了個手指進去。」



單婉晶露出掙扎的神情,好一會才道:「好像是的,後來我把手指伸進去了。」



邊不負的肉棒已經硬的發疼,但考慮到少女的花房已經不堪蹂躪,便把肉棒

湊到少女嘴邊,道:「你自己弄破了處女膜,你媽媽一定會打死你的。」



單婉晶流露出恐懼的神情,哀求道:「你不要告訴我媽媽,她一定會打死我

的。」



邊不負笑道:「你放心,我不但不告訴你媽媽,我還會給藥你喝,你喝了藥

之後其他人就不知道你的事情了。來,現在把藥給含著。」



單婉晶疑惑的皺了皺眉頭,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唇邊的肉棍,那無辜的表情讓

邊不負興奮得幾乎射了出來。她歪著小腦袋不解的問道:「這是什麼藥呢?怎麼

好像有點腥味兒,婉晶怕苦,不想喝藥。」



邊不負用哄小女孩的語氣道:「婉晶乖,這個藥不苦的,你把藥含著,慢慢

的吸吮,就能把藥汁吸出來,你媽媽就不會知道你的事了。記得不要用牙齒咬哦。」

接著就挺腰把肉棒往女孩的嘴巴送過去。



單婉晶皺起眉頭,把肉棒吞進小嘴裡,一邊含一邊含糊不清的說:「味道好

怪,不好吃,唔嗯……」



邊不負教導少女邊用手扶著,邊加快吸吮的速度,並盡可能的把更多的肉棒

含進口中。少女的口腔十分溫暖,讓邊不負的肉棒彷如浸泡在溫水中,十分的舒

服。



可惜環境太危險且時間緊迫,不然一定要玩盡這小丫頭上下三個肉洞。邊不

負感覺肉棒有點感覺了,便也不再忍耐,雙手抓住單婉晶的小腦袋,自己挺動腰

腹,把少女的小嘴巴當成肉洞一樣快速抽插起來。



這可苦了單婉晶,少女不敢反抗,只好不斷的發出難受的嗚嗚聲,口水眼淚

滴得滿臉都是,臉蛋更是憋得通紅。但這樣可憐兮兮的表情卻更是激發男人的性

欲,邊不負邊喘氣邊笑道:「乖乖婉晶,現在給你吃藥了,記得全部吞下去啊!」



說罷,邊不負猛的一頂,把肉棒全部頂進少女的口中,然後低吼一聲便把生

命精華全部發射了出來。



單婉晶嗚的一聲哀鳴,被大量的精液咽得直翻白眼,猛的吐出肉棒劇烈咳嗽,

好一會兒才緩過氣來。邊不負拍著她的後背幫她順氣,笑道:「婉晶乖,這藥液

可是很珍貴的可不能浪費哦。」



單婉晶點點頭,先伸出香舌把小嘴邊的精液舔了幾下,咂了下嘴便咕嘟一聲

吞下,然後又主動低下頭含著龜頭,為邊不負做清潔工作。看著這個千嬌百媚的

小丫頭低頭吹簫的模樣,邊不負興奮得差點不顧三七二十一就要把她按倒猛干。



時機不適合,時機不適合,邊不負暗自念叨了幾句。等少女完成了清理工作,

邊不負便為她清理身子,穿好衣服,並把沾了體液的被褥綁上重物沈進海裡。把

痕跡清理干淨後,邊不負便對少女下了一個心理暗示,讓少女突然覺得自己應該

到江湖上去闖蕩歷練,但媽媽一定不允許,於是少女決定留書一封,等天亮船只

靠岸時偷偷溜走去闖蕩江湖。



以這個小丫頭現在為零的江湖經驗,跑出去估計沒幾天就會被東溟派的人抓

回來,但有幾天緩衝期我就能撇清關系了。搞掂了一切後,邊不負便神不知鬼不

覺的回到自己的廂房,靜待事情的發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