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抽插菲佣
抽插菲佣

阿全是家中的独子,幼年时已经丧母,与父亲阿昞一直相依为命。阿昞在内地经营五金厂,长驻内地,父子二人聚少离多,感情疏淡,而日常家务就由菲佣Rita负责,大部份时间都只有阿全和Rita独处在家裏。

由于阿全自幼缺乏管教,阿昞又只懂得以金钱去满足阿全的物质生活,养成阿全有着自大孤僻、好逸恶劳的性格,毕业后一直游手好閑,靠阿昞的零用钱来吃喝玩乐,后来结识了一班猪朋狗友,更染上了嫖妓的嗜好。

「有钱就紧系去叫鸡喇!唔好睇我廿岁未够,其实我碌嘢真系好劲,陀地、北姑、泰妹、坡妹、宾妹、鬼妹都试匀哂,只只cheap鸡都俾我插到high爆,仲叫我狗公全.....但系我嫌佢哋下面污糟邋遢,每次都要用condom,始终唔够打真军咁过瘾!」阿全对于嫖妓总有一份自豪感。

「其实我平时都有留意Rita嘅一举一动,虽然佢啲肤色系黑咗啲,但系身材又真系好正,又锺意着埋啲紧身T-shirt、牛仔短裤、人字拖,有几次见到佢拖地、抹窗,两个波大到逼爆衫,仲好似没戴到bra,望多两眼就即刻扯哂旗,搅到我流哂口水,真系好想晚晚扑佢!」相处日久,阿全竟然对Rita心生邪念。

某夜,阿全与一众猪朋狗友在酒吧饮得烂醉如泥,到凌晨才返回家中,却无意中给他发现了一个秘密。

阿全回到家裏,躺卧在梳化上,却隐约听到一些诡异的声音,最初不以为然,后来发觉怪声持续不断从阿昞的房间裏传出,于是阿全上前查看阿昞是否回家。在阿昞的房门前,阿全又心生好奇,从门缝窥视房内的情况。

阿全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胖男,不断摆动着下半身,还「...woo...woo...」的叫着,一个肤色稍黑的女人被压在牀上,双腿岔开并牢牢地跷着那胖男的下半身。身影太熟悉了!阿全肯定这个胖男正是阿昞,但视缐被阻挡着,看不清楚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原来阿爸带咗条女返嚟扑嘢!」喝醉了的阿全看到这个场面,更加面红耳热、全身发磙,下体已经硬起来了。

那个女人突然开口叫着:「come type="text/javascript">